第93章許山這個人(1 / 1)

  • 【繁体版】 手机m版
  • “什麼怎麼想的?我不明白你在說的什麼?”

    小周氏沒有抬頭,手裡的動作不停,一個個圓圓胖胖的饅頭被她揉出來,擺在鍋排上,等著醒好上鍋蒸。

    裝,就你最會裝了!

    哼!

    劉氏心裡滿是不屑,麵上的卻是笑著,“二嫂就沒有想著找大嫂試試?這山頭得是有人管著,怎麼也得提攜我們這些自家兄弟吧?”

    小周氏揉麵的手一頓,隨即就繼續手裡的活,劉氏看到後諷刺的撇撇嘴,還真以為她沒有想法呢!

    “這些有你二哥,我不管。”

    “怎麼能不管呢,二嫂你可彆忘了,我家男人和二哥可是嫡親的親兄弟啊!”

    劉氏有些著急了,誰不知道二哥對二嫂最是言聽計從了?

    這不會是準備“吃獨食”吧?

    “四弟妹,你說什麼呢?”

    小周氏忍不住抬頭瞪了她一眼,看看她說的什麼話,就算心裡這麼想的,在這裡也是能說出來的?

    被人聽見了,還不知道會怎麼想呢!真是個沒長腦子的人!

    劉氏語塞,也反應過來了,趕緊往四周看了看,見沒人注意他們這裡,就鬆了一口氣。

    “那二嫂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劉氏鍥而不舍的再次開口,大有小周氏不說出個所以然來,她就不放棄的樣子。

    小周氏無奈,隻能低聲說,“四弟妹,現在你二哥和四弟都在山上負責著一塊兒,隻要乾好了,還怕不被人看在眼裡?”

    這個“人”是誰,小周氏不用說出來,劉氏也能想得到。

    聽到了滿意的答案,劉氏放心了,笑的很開心欣喜,就再不提這個話題了,和小周氏說起了彆的閒話來。

    小周氏心裡自然是有些不舒服,這不舒服不是身體不舒服,而是來自心裡不痛快。

    一直以來她在謝家的內宅裡,簡直可以說除了姑媽婆婆周氏,就數自己地位最高了,就算大嫂說長媳,因為不得婆婆喜歡,自是比不上她的。

    雖然一直以來,她看著很尊敬大嫂,對大嫂一家很友善,有時候還會因為大嫂吃婆婆的掛落。但是,隻有她心裡知道,其實她一直很驕矜的,自覺高人一等的。

    她在夫家,婆婆看重,丈夫喜愛,兒女爭氣,妯娌友善,簡直就是女人的羨慕的對象。心裡那種隱秘的自覺高高在上的感覺,不知道有多愉悅,這一直都是她驕傲的地方。

    可是,現在,看著被眾人恭維的王氏,小周氏心裡就有些不舒服了,這些都應該是她的,怎麼能落在性子軟弱,除了長得好看,一無是處的王氏身上?

    隻是,這些都是她想想罷了,無力改變什麼。

    她知道,不僅是她心裡會不舒服,村裡的年輕婦人,哪個會真心恭喜王氏?

    不管小周氏怎麼想的,就像她說的那樣,這些並不能改變什麼!

    午飯是二麵饅頭,成人拳頭那麼大,一人三個,一大碗豬肉白菜豆腐,還有大骨頭湯,這飯吃的簡直就是好的沒說了。

    王氏端著碗,湊到謝文福身邊,有些心疼的問,“一直這樣吃嗎?這也太好了吧?”

    肉雖然不多,可是一人碗裡也有七八片了,還有大骨湯,喝著是香,可是也彆以為大骨頭就便宜了。

    謝文福往嘴裡塞了一塊肉,咬了一口饅頭,咀吧咀吧咽下去,“不是,今天是第一天,得吃些好的,明天就會差一些,不過也不能太小氣了,都是出力活,不吃好,乾活也沒勁,是吧?”

    男人的飯量大,三個饅頭看著大,被三口兩口就吃完了一個,那速度,看的謝涼衣幾兄妹一個個目瞪口呆,張著嘴巴都忘記了吃飯。

    “怎麼了,嚇住了?”

    這是一個壯實的男人,也就二十來歲左右,有些黑,咧嘴笑了笑,一雙眼睛很好看。

    “你的嘴好大啊!”

    謝青山感歎的驚呼,端著自己的小碗,吃著碗裡的菜,上麵還放著少半個饅頭。

    謝雲衣也是可愛的點點頭,雙眼亮晶晶的,“好大一口就能吃半個!”

    “哈哈,你們還小,長大了也可以咬這麼大!”

    男人很善談,人也很爽朗,一說話就笑,很好相處。

    “許山,來喝碗湯。”

    **端著兩碗大骨湯過來,遞給男人一碗,才笑著對謝涼衣幾人說話。

    “胡叔叔!”

    “怎麼跑這裡來了?不跟你爹娘一塊兒吃?”

    **摸了摸謝青山的頭,就一屁股坐在了許山的旁邊,喝了一大口熱湯,滿足的舒了一口氣。

    “這是你們許山叔叔,也是咱們上梁村的,住在村子最東頭。”

    謝青山禮貌的喊人,“許叔叔好。”

    謝雲衣跟著開口,“許叔叔好。”

    謝涼衣也是笑著喊人,想著村子最東頭好像確實有一家許姓人家,隻是她記得已經好久沒人住了呀?

    **也給許山介紹了謝涼衣幾人,許山才知道這就是主家的孩子。

    “你剛回來,可能不知道,這都是你文福大哥的孩子,兩子三女,哈哈!”

    許山笑著點頭,他這一走就是十來年,當年的毛頭小子,現在已經長成了一個大人了。

    “不過許山你出去這麼久,可有成家?”

    許山笑容微淡,搖頭,“沒,一直沒機會遇到。”

    “要不我讓你嫂子,給你尋摸一個?”

    “哈哈,胡哥,我現在就想著先把房子給收拾一下,再想彆的。”

    “行,先乾活掙點銀子,好好乾。”

    **也沒有多想,安慰似的拍拍許山的肩膀,喝完湯有人喊他,就先起身走開了。

    許山看著他的背影有些出神,一回頭就對上謝涼衣好奇的目光,立馬就露出一個笑容來,隻是謝涼衣沒有錯過他眼中的悲傷。

    看來這個許山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啊。

    然後,在某天後謝涼衣就知道自己沒有猜錯。

    這一天,傍晚下工,許山就邁著步子往自己那破房子走,就在快到家的路口,碰到一個小姑娘,因為不認識,沒有多想就繞過她,繼續走。

    “許山,你真的放棄柳姑娘了嗎?”

    一句話,本來還散漫的許山,立馬眼神一變,猛的轉過身,一副見鬼了的樣子盯著這個小姑娘。

    而,跟著許山回來,看到謝華衣就藏起來的謝涼衣,也是一副“我草”的表情,真是見鬼了,這都能碰到?

    莫非她們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她是看著許山年紀輕,乾活也很賣力,人又爽朗,踏實。

    因為以後還有很多事要忙,需要一個可以負責人,謝涼衣就看上了許山,想著今天和他談談。

    誰知道,這就碰上了謝華衣。

    莫非許山不是一個普通人?

    要不然謝華衣能來找他?

    還有這個柳姑娘又是誰,不會是許山的心上人吧?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仙門戀愛實錄 大秦:開局抓了嬴政和趙雲 暮鴉行 重生成了吳應熊 彆碰我狐神 北平夜譚雯幫往事 明末金手指 我在貞觀搞科學 忠魂衛天山 三國從培養奉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