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雲夢1(1 / 1)

  • 【繁体版】 手机m版
  • 之後幾個月,倒也相安無事。至於那人工造魔的幕後黑手,竟也銷聲匿跡了一般,在雙麵魔被除後就沒了動靜。

    王承澤傷勢徹底痊愈後,也照常地頻繁外出。王承歡十次回去有八次見不到他,還有兩次碰巧遇上他正好要出門,打了個照麵便離開。

    一切似乎又歸於平靜,大家終於能好好過個年。可過年時王承澤居然又出了門!

    王承歡抱怨:“我哥哥怎麼成天不在家?他雖然以前也挺忙,可也沒這麼忙。不像大哥哥,在家的時間還比他多些。”

    謝知遙道:“說起來,也好久沒見到承澤了。”

    王承歡低頭皺眉:“總是這樣,把我一個人扔在家裡。”

    謝知遠握了握她的手:“我陪你。”

    謝知遙嘴角帶笑,垂下眼簾,替他們倒了茶。

    姑蘇山上的冬雪積了厚厚一層,不像華亭地勢低,雪剛飄落便化成了泥。腳踩在上麵隻覺陰冷刺骨,凍得人腳趾都要僵住。東山上的雪潔白無暇,踩上去有嘎吱嘎吱的聲音,王承歡最愛穿著皮靴在上麵跑,跑幾步再回頭看看自己的足跡,興致來了還會在雪地離打個滾。謝知遠從小便守護在她身邊,看著她撒歡。小時候愛板著個臉,一副苦大仇深憂國憂民的樣子,現在長大了倒是經常眼角帶笑,還會陪王承歡打個雪仗。

    玩雪的時候不感覺冷,玩得渾身發熱,回去才發現手有些凍傷了,用熱水洗的時候微微刺痛,有些紅腫。本來王承歡也沒當回事的,倒是謝知遠一臉緊張,找來了藥膏,細細塗了,還告誡她以後玩雪一定要戴手套。

    王承歡剛要表示不滿,突然感應到身上的傳信符有動靜,拿出一看,是王承澤來信,說在雲夢澤找到父母曾經的蹤跡。

    “原來哥哥這麼忙,是在調查這件事。”

    謝知遠道:“什麼時候去?”

    他不問去不去,而是直接問什麼時候去。

    王承歡道:“家裡反正沒事,我們早些去吧。”

    收拾了東西,向謝知遙道了彆,兩人禦劍去了雲夢澤。

    雲夢澤多水濕潤,夏天炎熱,冬天比彆處更寒冷刺骨。王承歡從來沒在冬日進雲夢,不知那裡的厲害,隻覺得那寒風吹到了骨頭縫裡。而且這種冷,光多穿衣服根本沒用,抗凍隻能靠火力壯,碰巧她又是個沒火力的,隻能用一絲靈力走遍全身,才稍微感覺好些。

    謝知遠看她嘴唇都凍到發紫,手也冰涼,心知她是有點吃不消了。找了個乾燥的背風處,撿了些樹枝,燃起一堆火。自己坐在篝火前,一手托著她的背,讓她橫靠在自己身上。

    一般修士修為越高,越是不畏寒。像王承歡這般怕熱又怕冷,靈力卻高強的體質確實不多見,比起平常體質強健的人來,竟然還差些。

    王承歡左邊是篝火,右邊貼著謝知遠溫熱的胸膛,感覺舒服無比。加上剛才又被凍了一下,寒意上來,抵不過沉沉睡意,小睡了一會兒。

    睡夢間,仿佛見到了爹娘在前麵走,看著速度不快,距離卻越拉越遠。小承歡在後麵追,追不上了就喊,喊了兩聲自己驚醒了。

    謝知遠還是維持了原來的姿勢沒怎麼變過。正低頭看著她,她一抬頭,差點撞上謝知遠的下巴。明明是個男人,下巴長這麼尖乾嘛。想到此處,突然動嘴咬了上去。

    謝知遠受了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不知所措。

    王承歡看他呆呆的樣子,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在嘴唇上啄了一口,開口道:“我好多了。”

    謝知遠喉結滾了一下,知道這場合不對,緊緊抱了一下,便不再有進一步動作。

    王承歡卻像偷魚得逞的貓兒,眼神中透著狡黠。

    王承歡道:“我們還是去找我哥吧,他後來也沒信,不知道有沒有危險。”

    謝知遠放開她,自己也站起,理了理衣袍,活動了下被壓麻的腿腳,再幫王承歡也整理了一下。

    放眼望去一片蕭索,動物們也被這寒冷趕回了洞裡,

    隻能在低空中禦劍慢慢找,飛了一個多時辰,天將要黑時,王承歡終於在地上看見了一個人,華亭王氏的弟子。那弟子已經隻剩了一口氣,看到王承歡說了一句:“宗主,宗主他……”就咽了氣。

    謝知遠探了一下脈搏,心脈儘碎,沒救了。

    那弟子手上還拿著張地圖,謝知遠抽了出來,打開一看。

    王承歡:“……看不懂。”

    謝知遙道:“需要禦劍上去才能知道現在在哪裡。”

    等到飛上去後,王承歡:“還是看不懂。”

    謝知遠指著地圖:“我們現在應該在這裡,上麵紅色標記可能是你哥哥要去的地方。我們不妨沿路去找。”

    沒有方向的王承歡隻能跟著謝知遠走,待天色全黑時,終於來到地圖上的標記處。

    這是一座宅院,很大,很幽深,從上往下看,被雲霧遮擋著竟然看不清全貌。門口懸掛的牌匾顏色脫落,已經殘破到看不清字。門外立著兩隻頭被敲碎,不知道是什麼的石獸,隻能辨出不是尋常大戶人家愛用的石獅子。隻有高高的大門無聲地訴說著往日的輝煌。

    王承歡看了謝知遠一眼,謝知遠會意,上去敲了敲門環,感覺一股力量從門上反震而來。

    王承歡疑惑道:“怎麼了?”

    謝知遠道:“上麵被人施了法。”說著拔出逐塵,揮出一道劍氣,將門上的法力震開,再一推門,門緩緩開了。

    王承歡先一步跑了進去,謝知遠不敢耽擱,也閃身進去。在他們剛跨進門檻時,大門又詭異地關上了,關門的速度比開門快了幾倍不止。

    進門便是一麵影壁,壁前停著一頂轎子,顏色鮮紅,像是新的一樣。

    “哎。”

    轎內響起一聲歎息。

    謝知遠用逐塵掀起了轎簾,裡麵空無一人。

    這時又幽幽響起了一聲歎息。

    “哎。”

    王承歡指尖亮起,湊到轎子旁邊照過去,等走到轎子後麵時,又聽到了那歎息聲。

    “哎。”

    這次兩人都聽清楚了,那聲音不是來自於轎內,而是後麵的影壁。

    影壁上有數張人臉,其中一張正在愁眉苦臉地哀聲歎氣,其他臉雙眼緊閉,似是睡著的樣子。

    王承歡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謝知遠思索了一會兒,搖頭不知。

    好在並沒有對他們有什麼影響,隻是多加了一些詭異的氛圍。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相公彆撩我 奮鬥吧!備胎! 穿越後所有人都想殺了她 太入戲 作為惡毒女配的我逆襲了 快穿之宿主拜托敬業一點好不好 執念千年之銀蝶 大數據相親 神豪:我的七個女神姐姐 我在古代帶孩子的苦逼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