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曆史軍事 > 根在東方 > 第149章 舊雨重逢

第149章 舊雨重逢(1 / 1)

  • 【繁体版】 手机m版
  • 吳祥森等一眾人很快來到了野戰醫院,剛下戰馬,柳徽章就指著遠處的一個衛生員對柳義章喊道,“柳團長,你快看,那個扶著傷員的小護士多像衛稷呀。”

    柳義章順著柳徽章手指的方向看去,衛稷正扶著一個傷員在院子裡散步,一邊走一邊爭執著什麼,並沒有注意到柳義章他們。

    柳義章激動地大喊一聲,“衛稷!”

    衛稷聽見有人喊她,並且是三哥的聲音,她急忙四處張望,

    “我來了,衛稷!”柳義章邊喊邊向她跑了過去。

    衛稷這才看清楚向她跑來的人正是朝思暮想的三哥柳義章,她手扶著傷員,人不能走開,她帶著哭腔大喊,“三哥,我可見到你了!”眼淚登時就流了下來,那位傷員是兵團六十六軍的一名師長,他見衛稷碰到了親人,就知趣地鬆開衛稷的手,自己一瘸一拐地向病房走去。

    衛稷一下子撲進了柳義章懷裡,孩子般大哭起來。

    她幾天前就從前線撤換回來了,柳慕煙告訴她柳義章來過醫院找過她,她沒第一時間見到柳義章心裡難受極了,眼淚汩汩地流了下來,慕煙安慰她說,過不了幾天柳義章一定會再來看她的,這幾天,衛稷就像小的時候盼望過年一樣數日子,想象著見到柳義章時的幸福時刻,到時候自己一定要好好打扮一番,讓三哥看到最漂亮的自己,但真到了這一刻,一切的想象都抵不過柳義章的一聲呼喚,她顧不得自己的形象,依在柳義章懷裡,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柳厚章犧牲的消息傳到雙柳村的時候,衛稷也很傷心,也痛哭過,但不像現在這般難受,現在突然見到柳義章,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又好像自己飄零在大海裡突然見到了燈塔一樣,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柳義章的眼淚也奪眶而出,他緊緊摟著衛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柳徽章和吳祥森站在一旁,柳徽章也跟著掉眼淚,低聲地跟吳祥森解釋,“軍長,這位護士叫柳衛稷,是柳團長的妹妹。”

    柳義章這才注意到吳祥森還站在身旁,他附耳跟衛稷說道,“衛稷,先彆哭了,首長還站在旁邊呢。”

    衛稷止住哭聲,柳義章用衣袖給她擦了一把臉,拉著她向吳祥森介紹,“吳軍長,讓你見笑了!這是我妹妹柳衛稷,我上次來野戰醫院時沒見著她,她當時去前線了。”

    吳祥森跟衛稷握了一下手,衛稷勉強地擠出一絲笑容,低聲問,“首長好!”

    吳祥森對衛稷飽含深情地說,“小柳,你哥哥柳義章是我手下最優秀的戰士,你們的姑姑柳慕煙是兵團最優秀的軍醫,我相信你會和他倆一樣成為野戰醫院最優秀的醫護兵,柳家一門皆英豪啊!突然見到你哥哥,你哭得如此傷心,可見你們兄妹的感情是多麼的深厚,我可以答應你,你啥時候想你哥了,我就命令他啥時候來看你,好不好?”

    吳祥森的一席話把衛稷從喜極而泣的情緒裡拉了出來,笑嗬嗬地對吳祥森說道,“謝謝首長,我保證完成任務!我天天想我三哥,你可要讓他天天來看我喲!”吳祥森被可愛的衛稷逗樂了,“好,那我現在就兌現承諾,把你三哥交給你了。”接著他對柳義章說道,“義章,你今天就不用陪我了,徽章陪我就行了,你好好陪陪你妹妹吧,我看她想你想得厲害著呢。”

    柳義章點點頭,衛稷跟柳徽章擺了擺手,柳徽章朝她做了個鬼臉,吳祥森和柳徽章就轉身離開了,沒走幾步,吳祥森又回過頭來,大聲問衛稷,“小柳,你叫啥名了?”

    衛稷笑若桃花,傲嬌地應道,“首長,我叫柳衛稷,保家衛國的衛,社稷的稷!”吳祥森這才戀戀不舍地轉身走了,待吳祥森走遠了,柳義章小聲地囑咐衛稷,“以後跟首長說話,要嚴肅些。”衛稷撒嬌地說,“我是看他對你好,才對他笑的嘛!”

    柳義章這才發現,半年沒見,衛稷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太陽曬在她的臉上,白裡泛紅,儘管還帶著淚痕也掩飾不住天生麗質,一雙丹鳳眼顧盼含情,水靈靈地惹人愛憐,嘴唇紅潤豐滿,一笑百媚生,一身護士服也難掩婀娜身材,身高直逼慕煙,剛才跟吳祥森握手時比吳祥森還高出大半頭,都說女大十八變,半年前還是個假小子的村野丫頭,一下子出落成傾國傾城的絕色佳人。衛稷也仔細地打量身邊的柳義章,半年沒見,那個在夢裡出現過無數次的三哥,已沒有了離家時的單純,成熟穩重了許多,一臉的滄桑,那種經曆過無數生死離彆的滄桑,眼神裡充滿了剛毅與睿智,挺拔偉岸的身軀就像一座大山,少了些男孩的衝動與莽撞,多了些男人的沉穩與霸氣,心裡對三哥更是充滿了期待

    “三哥,你看夠了嗎?”衛稷摟著柳義章的胳膊,昂首挺胸,嫵媚地笑著問道。

    柳義章這才回過神來,他輕拍了一下衛稷的臉頰,得意地說,“我柳家大院的醜小鴨都變成小天鵝了,女大十八變,你才十七歲呢,就變得連我都快認不出來了。”

    衛稷心裡樂開了花,她趕緊低下頭,矜持地說,“那裡有你這樣誇妹妹的,一會兒醜小鴨,一會兒小天鵝,說了半天不都是家禽嘛!”

    柳義章聽了哈哈大笑,衛稷確實變了,不但身材發生很大的變化,說話變化更大,沒有了爽朗的大嗓門,而是介於豪爽與柔弱之間,軟中帶硬,以前那個英姿颯爽的女民兵完全不見了蹤影,柳義章曾經覺著李淑貞特彆像衛稷,現在柳義章更覺著衛稷就是另一個版本的宋曉菲,女孩的心思真得讓人捉摸不透,柳義章就覺著做夢一樣,那個從小跟著自己習武、騎馬、爬樹、遊泳、打野仗、放炮仗比男孩還野的衛稷,從小跟自己亦友亦妹,親密無間,半年不見恍如隔世一般,變得非常陌生甚至有些莫名的緊張,心裡本來有好多關於家鄉的一些人和事準備問她的,也變得索然無味,不知為什麼自己的心思不自覺地轉移到了衛稷的美貌上,那是一種令人窒息的美,用傾國傾城來形容她恰如其分。好在自己有足夠的定力,因為有了慕煙的前車之鑒,柳義章給自己劃了一條底線,絕對不可以跟衛稷獨處一室。

    柳義章笑著說道,“衛稷,你去跟你照顧的那個傷員請個假,然後陪我到山林裡走一走,跟我講講咱柳家大院這半年的變化。”衛稷氣哼哼地說,“三哥,不用請假,那個傷員根本就沒多大事,他是我在前線指揮所裡救治的,子彈當時打中了他的大腿外側,沒傷到骨頭更沒傷到動脈,隻是皮肉之傷,包紮一下就可以了,根本就沒必要來野戰醫院,結果他非要跟著我來野戰醫院,因為他是師長,彆人也不好說啥,來了後點名讓我護理他,我都快煩死了。”

    柳義章一聽就火了,這不是耍流氓嘛!他轉身就要去找那個師長,被衛稷一把拉住,笑著說,“姑姑還真是了解你,她囑咐我,見到你時千萬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你,否則你肯定會火冒三丈找人家麻煩的,其實姑姑不說我也知道你會替我出頭的,誰讓你是我三哥呢,敢撩撥河東小霸王的妹妹不是找揍挨嘛!”

    “那就對了,衛稷!我踹那個王八蛋兩腳,他就得老老實實地給我滾蛋!”柳義章被氣得滿臉通紅。

    衛稷挽著柳義章的胳膊,故作嚴肅地說,“姑姑說了,你剛被提拔為團長,以後不能動不動為了一點小事就大動乾戈,這樣對你影響不好。”

    “啥?姑姑那是胡說!一個糟老頭子打我妹子的歪主意,還是小事?!師長咋了?狗屎!”說著又要掙脫衛稷,去找那個師長算賬。

    衛稷急了,“三哥,人家又沒動過我一個手指頭,你去揍人家也不占理呀,再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是跟你學了十幾年的功夫,他膽敢占我便宜,不是自討苦吃嗎?”

    “他對你有想法都不行!看你的眼神肯定很猥瑣,氣死我了!”

    “三哥,你太霸道了,你再這樣我以後啥事也不敢跟你說了。”衛稷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喜歡的不得了,三哥從小就是這樣,外村的小地痞膽敢招惹柳家大院的女孩子,柳義章一旦知道了非去報複不可。

    “三哥,姑姑這方麵的事從來不告訴你吧?我來的這段時間,我可親眼看見向姑姑獻殷勤的軍官太多了,你看著不順眼也去揍人家呀?”

    “衛稷,這是兩碼事,姑姑多大了?她見多識廣,什麼樣的人也應付的了。你就不同了,還是個涉世不深的孩子,假如有跟你年齡相仿的男孩追求你,我決不會阻攔,但像那個師長,純粹就是為了”柳義章沒有再往下說,他突然想起了南京金陵中學的那個語文老師對宋曉菲的性騷擾。

    “三哥,我才不會急著嫁人呢,除非碰到像你這樣的男子漢。不說這些無聊的事了,走,到我宿舍去,我好好給你講講咱柳家大院的事,另外我還給你織了一件毛衣,王卉也給你織了一件也讓我給捎來了,順便試試合不合身。”說著拽著柳義章就往宿舍走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仙門戀愛實錄 重生成了吳應熊 我在貞觀搞科學 從武警新兵開始當教員 婢女寶璐傳 攝政王謀取太子妃 三國從培養奉先開始 大秦:開局抓了嬴政和趙雲 忠魂衛天山 科舉福妻掌中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