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五章 客來(1 / 1)

  • 【繁体版】 手机m版
  • 胡媽一離開,幾個老太太的注意力就轉到了胡果的身上。

    “時間過的可真快,這一晃,果子都長成了個大姑娘了!”看著眼前又是給她們倒水又是擺放果盤瓜子,忙過不停的胡果,何阿姨一雙眼睛就像長在了胡果的身上似的,不舍得挪開半分。

    “可不是麼?我記得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還才這麼高呢,這一轉眼,這麼多年過去了,以前的小姑娘就已經長成了大人了,”一旁的秦震他媽劉阿姨劉阿姨也忍不住地感歎道,同時還用手比劃了下以前的胡果是個什麼樣子的。

    胡果就笑著道,“我也記得,那次劉阿姨你們家做了臘魚,請我們一家過去吃,那還是我人生當中第一次吃臘魚,也是吃的最好吃的一頓臘魚,後來你們還給我們拿了一些,我媽也做了,但是做出來的味道就是跟阿姨你的不一樣。

    後來我也在彆的地方吃過很多吃的臘魚,但是都不是阿姨你當初給我們做的那個味道,有些還沒得我媽做的好吃。”

    幾個老太太就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劉阿姨就道,“你覺得阿姨做的好吃啊?那改天你跟你爸媽她們來我們家,我做給你吃,再順便教你怎麼做。”

    胡果就擺了擺手道,“不行,不行,我這個人比較笨,吃還可以,可在做菜上麵卻是一點天分都沒有,不然的話,我今天準像我嫂子一樣給你們漏兩手。”

    那姚阿姨就接過了話茬,“你嫂子很會做飯?”

    胡果就重重地點了點頭,“是啊,我嫂子做菜的手藝很棒的,以前沒懷孕之前,她經常下廚給我們做飯吃,而且她在做菜上很有天分,一般一道菜她隻要嘗過幾口,她就知道那菜是怎麼做的了。

    但是我就不行了,一道菜就是學個幾周幾個月也不一定能掌握到裡麵的火候,一家人,就我手藝最差,就是我爸現在做飯都比我好吃。”

    “你爸也會做飯了?”何阿姨就驚訝地道,“以前可是聽說你爸是從來不下廚的,都是你媽在做,他頂多就是洗個菜,給你媽打個下手什麼的。”

    胡果就道,“我爸也是這幾年退休了才學的,不過基本上也還是我媽在做。”

    幾個老太太地了然地點了點頭,胡果就接著道,“所以,為這事,我媽沒少數落我。”

    幾人又是一陣嗬嗬的直樂,那何阿姨就道,“沒事,嫁個會做飯的老公就是。”

    說到這,幾個老太太就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正一臉認真聆聽幾個老頭子說話的不卑不亢的身影,於是那劉阿姨就問道,“果子,那小夥子是誰?你對象還是你們家的客人?”

    因為之前幾個老太太的注意力都是放在跟胡媽說話上了,至於她們那邊男的介紹也沒有多放在心上了。

    胡果就順著她們的目光看了過去,然後就點了點頭道,“嗯,那是我老公,黎驍。”

    幾人都一陣訝異,尤其是何阿姨,眼裡還快速地閃過了一道惋惜,不過很快,幾個老太太又恢複了常態,並都了然地點了點頭。

    也是,畢竟胡果的年紀也已經不小了,結婚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隻不過錢阿姨就又問道,“你結婚了?啥時候的事情,我們咱都沒有接到消息呢?”

    胡果就道,“也沒多久,就前段時間的事情,我們也沒辦酒席,就扯了個證兒,然後兩邊的家人坐在一起吃了個飯。”

    幾個老太太就又點了點頭,何阿姨就道,“你怎麼跟你哥也一樣,結婚這麼大的事情,也悄悄咪咪的辦了,彆人不通知麼,我們這些做叔伯阿姨的還是應該通知一聲的。”

    另兩個阿姨也都點頭附和說“是!”

    胡果就嗬嗬的傻笑。

    然後劉阿姨就問,“那孩子是做什麼工作的?我看他人還比較沉穩大氣,知理有節的。”

    胡果就跟跟她們說了黎驍是敢什麼什麼的,然後幾個老太太又問了黎驍她們家的家庭情況,比如父母啊,兄弟姊妹啊,這些,胡果都跟她們一一作答了。

    幾個老太太就又都紛紛點頭,“看得出來是個好孩子。”

    然後何阿姨就道,“會下廚麼?”

    胡果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們家平常做飯做菜基本上都是他在做。”

    幾個老太太又都點了點頭,何阿姨跟著就嗬嗬地笑道,“看,我說什麼來著?果子這孩子果然也是個有福的。”

    其它兩個老太太也都紛紛點頭稱“是!”

    可就在這時候,外麵的房門就又想了,胡果就起身對著幾個老太太道,“估計是我哥的那些同事們到了,幾位阿姨,我去開下門。”

    “去吧,去吧!”

    胡果出去了,不多一會兒,就見幾個中年男女說說笑笑地走了進來,有兩男兩女,其中一對夫妻還帶了一個小女孩兒,大概四五歲的樣子。

    小女孩兒皮膚白皙,穿著一件紅色的呢子大衣的小外套,頭上紮著兩個小辮子,團成圓子狀,看起來十分的可愛和漂亮。

    幾人進到屋來,就看到屋裡已經坐了不少的人,於是都詫異了下,方舟就對著胡果低聲道,“你們家今天還有彆的客人啊?”

    胡果就點了點頭道,“那都是我爸的幾個戰友,和他們各家的幾個老阿姨。”

    大家就了然地明白了,於是一行幾人就走了過去,然後跟她們打招呼。

    胡媽和簡單聽到說話聲也都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然後跟她們一一地打過招呼,方舟就看著簡單玩笑地道,“你今天是掌勺的?你和阿姨今天受累了喲?”

    簡單就謙虛地笑道,“沒有的事,我給你們說喲,還喜得你們今天來,讓我有表現的機會,從我懷孕了之後,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摸過一次勺子,平時都是我媽和我爸他們在做,也不知道我這手藝生了沒有,今天我媽忙不過來,我就幫她打個下手,到時候若是有做的不好吃的,你們就多擔待一下哈。”

    李環就道,“哎喲,誰不知道你廚藝了得,說做的不好吃,哪能呢?過謙了哈!”

    簡單就道,“我可不是過謙,是真的呢,俗話說三天不練手生,你看我都有多久沒練過了,所以,先給你們打個預防針在這裡。”

    跟著簡單就看到站立在方舟身旁一臉認真地望著自己的漂亮小姑娘,於是就彎下腰去跟她打招呼,“你好呀,小小淘淘,歡迎你來叔叔阿姨家玩兒!”

    沒錯,那小姑娘就是方舟跟楊景然的二胎女兒,去年胡碩高價買口罩,就是因為當時疫情嚴重,市麵上口罩緊缺,而她又生病了,正在醫院裡住院呢。

    後來又因為簡單和胡碩經常去給他們送土雞蛋和菜籽油那些農特產,所以就見過小丫頭幾次,而小丫頭也跟他們漸漸地就熟悉了起來。

    小丫頭也不認生,脆生脆氣地道,“單單阿姨,弟弟們呢,媽媽說,你生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小弟弟,帶我來看他們。”

    簡單就道,“弟弟們啊,弟弟們還在隔壁睡覺呢,胡叔叔正帶著他們呢,你若是想看他們,就讓果子阿姨帶你去隔壁看好不好?”

    “好,”小丫頭重重地點了點頭。

    方舟就跟小丫頭商量道,“弟弟們現在還在睡覺,外麵就先不要去打擾他們,等他們睡醒了,我們到時候再去看他們好不好?”

    小淘淘就點了點頭,“好!”

    簡單就道,“小淘淘好乖喲。”

    小丫頭就對她微微地笑了笑,然後簡單就邀他們都坐,然後又從旁邊的果盤裡取了一塊糕點給小淘淘,“這是阿姨們家裡自己做的,裡麵沒有添加任何食品添加,小淘淘可以放心的吃。”

    小丫頭接過,對簡單禮貌地道了一聲“謝謝!”

    簡單直起身,然後又跟她們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就又進廚房出去。

    看著落落大方,且遊刃有餘地招呼著客人的簡單,幾個老太太都打心眼裡對胡爸胡媽他們家的這個兒媳婦兒投去了讚賞的目光,同時也都有些羨慕,尤其是一旁的何阿姨,那羨慕更甚,流露出的眼神都裸的。

    其他兩個人見了,都心照不宣地彼此對望了一眼,也的確,她們幾個老太太家,不管各人的兒媳婦兒是否都令他們滿意認可,但是不管怎麼說,她們家的小子也是娶了媳婦兒的,可老鐘和老何家的孩子到現在也還是單著,老姐妹兒不羨慕才怪了?

    但是兩人也都假裝沒看見,說出來,就有些在人傷口上撒鹽的味道。

    簡單離開之後,胡果就對著大家道,“你們先坐著,我去隔壁將我哥給換過來。”

    方舟就問,“你們家兩個孩子要人守著才能入睡麼?”

    幾個老太太就尖起耳朵聽,果然就見胡果道,“本來是不用的,以前他們睡的可好了,把他們放在嬰兒床裡,他們自己就能入睡,一天二十四小時,除了吃喝拉撒會哼哼兩聲外,其他時間都乖的不得了,都不用人操心的。

    可自從樓上住的那個女的在她們睡覺的時候踩著高跟鞋在屋裡走來走去,弄出一些哐哐咚咚的比較大的聲響之後,就把他們給嚇著了,然後就經常性啼哭,而且也不自己獨自睡了,非要人抱著睡不可,不然就要哭鬨難止。

    所以在我嫂子坐月子期間,白天一般都是我嫂子抱著他們睡,晚上就由我哥抱著他們睡。”

    大家聽到之後都忍不住地唏噓,劉阿姨就道,“哼?在家咋個還穿什麼高跟鞋嘛,那女的也真是有毛病。”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很是讚同劉阿姨說的話,胡果就道,“就是呢,第一次那女的穿著高跟鞋在家裡走,把他們兄弟倆嚇著了,我媽和我哥還專門上去跟對方說了下情況,打了招呼,希望他們以後在家還是穿下拖鞋。

    哪知那女的才是哥有病的,打了招呼都不起作用,依舊我行我素,照樣在家裡麵弄出咚啊咚的聲響來,然後就把我嫂子惹火了,我嫂子跑上樓去就把對方狠狠地批了一頓。

    好在那個男的還算講道理,後來他也勸那個女的,但是那個女的還是不聽,那個男的就直接跟她分手了,然後那個女的就搬走了。”

    那錢阿姨就又道,“你看,這種兒媳婦兒娶來就要不得,聽不進去他人的意見,也不曉得尊重人,啥子都按照自己的意願來。”

    劉阿姨和何阿姨也都認同地點了點頭。

    然後胡果就過去隔壁了,不多一會兒,就見胡碩胡果兄妹兩推著個雙人款的嬰兒車過來了。

    秦震他媽劉阿姨就道,“唉,過來了,過來了,終於可以看到兩個小可愛了,”才來那會兒,他們就想要看的,但是聽說兩孩子在睡覺,所以他們也就沒有去打擾,想著等他們睡醒了再看,沒想到,也沒讓他們等多久,這會兒兩個小家夥就睡醒了。

    在場的眾人都伸長了脖子對著那嬰兒推車裡的倆小隻翹首以盼著,就連胡爸他們幾個談性正濃的老輩子都停止了交談聲。目光一致地朝胡碩他們望了過來。

    胡碩將他們推到幾個大人的跟前,胡爸就問,“睡醒了?”

    胡碩點點頭“嗯”了一聲,然後就跟他們後到的幾個同事打招呼,幾個長輩他之前在他們來的時候就已經打過招呼了,這會兒就不用。

    錢阿姨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走到推車跟前,輕聲細語地就道,“看看,看看,兩個小乖乖都長什麼樣子?”

    她好奇,其他人也好奇,畢竟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就是看兩個孩子的,所以大家也都沒有矜持,都就從座位上起身然後去看兩個小家夥。

    淘淘也不例外,她掙脫她媽媽的懷抱,然後趁著大人之間站立著的空隙就鑽了進去。

    錢阿姨是第一個走向嬰兒車的,自然也是第一個就看到倆小家夥的,當她彎腰看到兩個躺在嬰兒車裡麵的小家夥,正睜著一雙烏黑發亮的大眼睛在那裡獨自玩耍著的時候,她就忍不住地驚歎道,“哎喲,這倆孩子長的可真漂亮,真可愛,一模一樣的,就跟照鏡子似的,瞧瞧那股子的活潑機靈勁兒,一看就知道是兩個聰慧精明的主。”

    跟著大家也都看到了,就見兩個小家夥都長得棱眉大眼的,一雙眼睛就像兩顆黑葡萄似的在那東瞅西望的不停轉動著,一雙小手更是在空中揮舞個不同,同時兩人的兩隻小腿兒也在那不停的蹬踢著,沒兩下,身上蓋著的小被子就被他們給蹬踢掉了大半截下去。

    胡碩彎腰又將他們身上的被子往上麵提了提,儘量蓋在他們身上胸口處的位置,但是兩個小家夥顯然是懂不起他們爸爸的用意,依舊一個勁的蹬踢著,又沒兩下的功夫,小被子又被他們蹬踢下去好大一截。

    胡碩就故作嚴肅地看著他們兄弟兩低聲教育道,“不能蹬,萬一等會兒涼著感冒了怎麼辦,嗯?”

    倆小家夥聽到他的聲音都是一愣,隨即就見其中一個孩子對著他啊啊哦哦地不知道說了些什麼,而另外一個孩子則是咧著粉嫩的小嘴兒就對著他笑。

    跟著兩人就歡騰的不得了,一個繼續揮舞著他的小手手在空中抓著什麼,一個則愈發賣力地踢騰起腿來。

    眼前的這一幕看得眾人都是一陣哈哈大笑,何阿姨就又是一陣惹不住的羨慕,“真是兩個可愛的小機靈鬼,”那看向胡碩何胡爸他們爺兒倆的眼神就愈發的眼熱了起來。

    劉阿姨也微笑著的頻頻點頭,“是,這倆孩子長得好,一看就知道是遺傳了他們小兩口兒的優點在長。”

    胡碩沒有吭聲,不過從他那看向自家兩個寶貝兒子的溫柔眼神就可以看得出他顯然心裡麵也是怎麼想的。

    胡果和黎驍兩人的嘴角都是掛著溫婉的淺笑,而胡爸的整個臉上都洋溢著愉悅的笑容,顯然他是對自家的這對寶貝孫子極為喜愛的。

    兩個小家夥調皮的很,胡碩一連給他們蓋了好幾次的被子了,可沒多一會兒就又蹬踢掉了,最後實在沒法,胡碩乾脆將他們從嬰兒推車裡抱了出來。

    就見兩個小家夥都對著他啊啊哦哦的說著。

    胡爸就將其中一個孫子接抱了過去,而另一個則由胡碩自己抱著,然後就聽到有人問,“這倆孩子,哪個是大點的,哪個是老二?”

    然後胡碩就給他們介紹了,然後就聽到劉阿姨道,“唉,你們還彆說,這倆孩子都跟碩子長的像。”

    從見到倆孩子的第一眼開始,何阿姨的一雙眼睛就沒沒舍得從他們倆身上移開過,顯然她也是極喜歡這倆孩子的。

    “何止是像?依我看哪小模樣兒,簡直就跟碩子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

    然後大家就對著倆孩子開始認真地研究起來,然後就聽到李環道,“倆小家夥的眼睛長得像簡單。”

    跟著錢阿姨也就道,“嗯,這倆孩子的臉部輪廓,和鼻子嘴巴,還有眉毛那些像碩子,眼睛像碩子他媳婦兒,又大又亮,像一個模子刻的,這耳朵嘛,”他看了看胡碩的耳朵又看了看胡爸的耳朵,但是都不像,最後不確定的看向一旁的胡果道,“這個難道像你媽還是像碩子他媳婦兒?”

    何阿姨就道,“哪呀,喬嵐的耳敦還要薄一些。”

    胡果就實時地插話道,“他們的耳朵長的像他們外公,他們外公就是那耳形,下麵厚厚的,肉肉的。”

    然後劉阿姨就點了點頭道,“嗯,不錯,有福氣!”

    就在大家圍著倆孩子打轉的時候,門鈴就再次被人給按響了,胡碩抱著孩子正要起身去開門,就見坐在最外邊的黎驍道,“我去吧,”說著他便站起了身然後朝外麵走去。

    不出兩分鐘的功夫,果然就見劉浩宇隨同黎驍一起走了進來。

    這邊已經沒有多餘的凳子了,胡碩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讓座劉浩宇。

    “你怎麼現在才過來?”

    劉浩宇一邊跟屋裡的人打招呼,一邊回答道,“臨時有點事兒,所以就耽擱了下。”

    然後他就看到了胡碩懷裡抱著的小東西,小東西雖然才剛滿月,不過卻長得非常漂亮,且十分的具有靈氣,他隻那麼隨意地瞟了一眼,就知道這是胡碩的種,因為那張臉跟胡碩至少有六七分的相似,實在是太像了。

    他頓時就樂了,然後逗著小家夥就問,“不是兩個麼,還有一個呢?”

    胡碩就道,“我爸抱著呢。”

    然後劉浩宇就目光梭巡著胡爸,果然就在一堆的老爺子中間看到了胡爸懷裡抱著的那個跟胡碩懷裡抱著的一模一樣的小家夥,小家夥正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咕嚕嚕地看著周圍的一堆陌生臉孔,隻要他看到誰在說話,他的目光就會轉移向誰,儼然是一個最小的聆聽者。

    再看胡碩懷裡的這個,也是頂著屋裡的東西這看看,那看看,目不暇接似的,看著兩個不像是才初生不久的嬰兒,劉浩宇的心理就忍不住地也掀起了一絲羨慕的波瀾,這一刻他是真的感受到了一些什麼。

    也許就是那種身為一個男人在內心最深處對那種屬於自己的家最原始的渴望。

    突然就見胡果對著幾個老阿姨道,“阿姨,兩位嫂子們,要不你們隨我到隔壁去,我們去隔壁聊會兒我們女人間小話題,這裡就留給幾位叔伯和幾位大哥他們,反正這一屋的都是開飛機的,我們在這也聽不懂他們聊的那些話題?”

    幾個老阿姨就相互的對望了一眼,然後就都點了點頭,跟著大家就一起起身,方舟和李環也就起身,然後大家就一起去了隔壁。

    幾位阿姨和方舟跟李環兩個就要帶上他們各自的水杯,胡果就道,“沒事,我們到那邊再泡就是。”

    方舟和李環就有些猶豫,就見幾位阿姨就道,“不用,我們帶上就是,也沒多遠,省得到時候又麻煩,到時候加點水就是了。”

    方舟和李環見罷,也就把自己的杯子給端上。

    小淘淘想跟兩個小弟弟玩兒,於是就留了下來,然後方舟就叫楊景然看著一些。

    待他們一走,這邊的客廳一下子就空出了不少的位置,然後大家又重新落了座,跟著繼續深談起來。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大叔,乖乖寵我! 重生暖婚嬌妻又甜又囂張 顧易檸傅寒年 團寵醫妃:我家夫人誰敢惹盛錦姝閻北錚 追妻入懷:霸總的心尖寵 梟翔宇藍詩怡 我的七個姐姐禍國殃民 蓋世神醫 豔宮殺:嫡女驚華 容先生寵妻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