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 345 七天見不到你,我怕會想你(一更)

345 七天見不到你,我怕會想你(一更)(1 / 1)

  • 【繁体版】 手机m版
  • 對方一定會覺得她莫名其妙,或者覺得她有病。陶然趕緊用手背擦了眼淚,笑著道歉,“對不起,我今天心情不太好。”

    小醜搖了搖頭,沒開口說話,但陶然明白他是在說他不介意。

    “這個,可以送我一個嗎?”陶然指著他手裡的宣傳氣球問道。

    小醜的反應有點慢,像在走神,過了兩三秒才點點頭,將手中的氣球遞了一隻過去。

    陶然接住氣球,衝著小醜彎唇一笑,月牙眼也是嬌媚可人,“謝謝。”

    “陶然。”

    陶然應聲回頭,看到顧淮雲領著小孩和邊牧犬在叫她。

    得走了。

    “再見。”陶然對著小醜揮手,平白無故拿了人一隻氣球,她又指著門麵上方的招牌“金氏黃金”說吉祥話,“祝生意興隆。”

    說完,她便朝著男人的方向快步走過去,沒看到小醜眼底陰暗而又複雜的情緒。

    坐上車,陶然站在車旁給小男孩綁安全帶,一摸他的腦門,全是被熱出來的汗。

    “顧老板,你把冷氣降一點。”

    說完,她又伸長手,從前麵的儲物櫃裡掏出紙巾盒,給小男孩裡裡外外都擦了一遍。

    做完這一切,她才坐回到副駕駛室上。

    正在拉安全帶時,男人問道,“你現在要回公寓?”

    扣安全鎖扣的動作一頓,陶然反問道,“不然呢?”

    男人沉默不言的臉掩映在遠處照過來忽明忽暗的燈光中,麵容俊朗挺立的同時,也在陰暗的光照中顯出了幾分冷峻和幽深。

    她甚至還能在他平靜的臉上找到一絲和失望,和落寞有關的痕跡。

    “陶然,我明天要出差,大概一周時間才能回來,所以你能不能……”

    顧淮雲沉默半晌後還想挽回的時候,被陶然驚呼的聲音搶斷了話,“一周?這麼久?”

    其實他經常出差,一周時間也有過,但現在,她就是不想他走這麼長的時間。

    可是不想又能怎麼辦?

    他是顧氏老總,豈能容她任性?

    “沒事。”陶然打算把自己剛剛誇張的表現自圓其說回來,“怎麼突然去那麼長時間?也不是,那個……偶爾出出差也挺好,可以四處走走看看,增長見識。挺好。”

    男人醇厚的嗓音響在幽閉的空間裡,“怎麼,不想我去那麼久?”

    陶然垂著頭,撩了好幾下頭發到耳後。要是往常的話,她是絕不會承認,但現在不同。

    剛才站在金店前,對著小醜流淚時,她就下定了決心,要消除顧淮雲對她所有的不信任。

    “是。”她還是低著頭,讓頭發遮去她的臉,這樣她也好說一點,“兩三天還行,七天見不到你,我怕會想你。”

    顧淮雲不是去啟動引擎,而是用手掌拂開她的頭發,“七天都受不了的話那我以後要是出差個十天半個月,你怎麼辦?”

    他的掌心一直貼著她的耳朵,像個熱源,燙著她的臉頰,她的耳朵。

    燙得她有點心酸。

    “不怎麼辦,還能怎麼辦,要是實在受不了,我就去找你唄。沒聽說過一句話嗎?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隻要你不嫌我煩,你到哪兒,我就去哪兒找你。”

    他的五指攏起,抓了抓她的頭發,“那你晚上還要回你的小公寓麼?”

    “我本來是打算跟你回南七裡的,怕你笑話我,沒敢說。”

    “……”

    這個世上,沒有第二個女人像她這樣,隻用一句話就可以挑撥起他所有的情緒。

    顧淮雲壓製住喉間的澀感,轉身傾過去,在抱住陶然前,先命令後麵的一人一狗,“都把眼睛閉起來。”

    小男孩立即捂住了眼睛。邊牧犬則把狗頭低到座椅下。

    總之都很識相地配合。

    男人見狀,勾唇一笑,這才將人擁入他的懷中。

    “那是你的家,你要回家我笑你什麼?”

    顧淮雲垂眸看她,在她眼睛上輕啄一下,“現在回南七裡?”

    “我要先去公寓裡拿東西。”

    男人又在她另一邊的眼睛上蜻蜓點水般一吻,然後鬆開她,發動黑色大奔。

    等車從帝豪華庭轉到南七裡時,小男孩已經靠在座椅上睡著了。

    陶然下車,不舍得叫醒他,想直接抱回小洋樓裡,顧淮雲也從駕駛室下來,“我來抱他。”

    被抱起時,小男孩揉著惺忪的睡眼,聲音含糊,“叔叔。”

    “嗯,我們到家了。”男人沒有特意放軟聲音,但在如水的夜色中,不經意就流露出幾分溫柔來。

    “叔叔,你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

    顧淮雲打橫抱著他,腳步沉穩,“沒事,叔叔抱著你。”

    “謝謝叔叔。”小男孩懂事到讓人心疼的地步。

    顧淮雲應該也是心疼他,無聲地笑道,“睡吧。”

    跟著男人後麵的陶然,突然想,顧老板以後會是一個很合格、很有愛的爸爸吧。

    以後誰做他的孩子,一定會很幸福。

    他抱著孩子不方便,陶然快行幾步,替他開了門。進門後,男人抱著小男孩進了專門給他的客房。

    他在照顧小男孩,陶然想起還有一個麻煩精,她剛轉過頭去找邊牧犬,隻見麻煩精箭一般,奔進了一樓的公共衛生間裡。

    “……”

    還懂得一路憋回來。

    這狗東西,真的是要成精了。除了不會講話,真的什麼都懂。

    陶然笑著搖搖頭,去廚房裡準備狗糧。

    收拾好邊牧犬,陶然看到顧淮雲待在客房裡還沒出來,就先回二樓臥室找睡衣,準備洗漱。

    臥室還是那個臥室,和她走之前彆無二致。一樣的床單被套,兩個枕頭。床頭櫃上還放著一本她沒看完的書。

    浴室的妝台上,她的化妝水還保持著瓶蓋未蓋的狀態。好像就等著她回來給它蓋回去。

    陶然洗漱完,正往臉上拍著精華液,顧淮雲推開了臥室的房門。

    “怎麼這麼長時間?”

    顧淮雲回身將門輕合上,“小星要我給他講故事,講完了才肯去睡覺。”

    陶然一聽樂了,“顧老板,我怎麼覺得你特彆喜歡小孩呢?”

    “還好。”顧淮雲邊走邊解襯衫紐扣,隨口說道,“要不然你考慮考慮什麼時候給我生一個?”

    說完,顧淮雲才發現這話說得太隨意了。

    後知後覺的眼神向她投來的時候,陶然也有很明顯的怔忡的表情。

    他們想到一塊兒去了。

    都想起了那個四個多月的胎兒。

    顧淮雲往回走,單手抄兜,另一隻手環在她的肩膀上,適時換開了話題,“今晚怎麼想回來了?”

    “顧老板,”陶然揚起臉,抿了抿嘴,說道,“要不我現在就給你生一個吧。”

    他的眉眼映在深淺不一的陰影中,輪廓也變得格外深邃,仿若一副濃淡交疊的水墨畫。

    讓她格外心動。

    陶然踮起腳尖,吻上了男人的薄唇。

    鼻息交接間,呼吸也漸漸失去了原有的節奏。

    她的腳後跟落地,兩人的雙唇分離開來,可還沒等她緩口氣,顧淮雲又低下頭來,追著她的唇。

    後腦勺被他扣死了。

    外麵的夜很靜,房間裡的光也很靜。

    一個吻持續了兩三分鐘,在她快要透不過氣來時,男人終於放開她,呼吸也是急促的,嘴角絆著笑意,“生孩子的事不急,再過一段時間再說。一個你都讓我吃不消了,再來一個孩子,我還活不活?”

    “我哪裡讓你吃不消了?”

    “還不肯承認?”顧淮雲在她腦門上輕彈一下,“今天還有沒有拉肚子,嗯?”

    “……”

    這個問題真他媽的接地氣啊。

    “早上拉了兩次,下午就沒有了。”

    顧淮雲擰眉看著她,像是在衡量著她這句話的真實性,“有沒有按時吃藥。”

    “有!”

    男人笑眼看著她,話題又重提回去,“今天怎麼舍得回來,嗯?”

    陶然嘖了一聲,她懷疑顧老板就是想從她嘴裡撬出來肉麻的情話。

    要情話麼?

    簡單啊。

    “我以為你會想要我回來呢。”

    陶然一本正經地看著男人,頂住他鷹一樣探究的目光。但她修為不夠,很快就頂不住,俊俏的月牙眼裡禁不住就跳出了光。

    看得出她在玩,顧淮雲卻是認真,幽深的眼眸攫著她,“回來後還走嗎?”

    “如果你對我不好,我就走。”

    男人的眉骨壓了下來,有隱隱的厲色。

    “走幾天我再回來。”

    話落,男人的臉色立即轉圜,“學什麼不好,跟人學離家出走?”

    “嗯。”陶然將頭壓在他的肩上,“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

    “到底是誰欺負誰?”

    陶然言之鑿鑿,“就是你欺負我。”

    男人沒再跟她繼續爭辯這個話題,靜靜地抱著她,享受她柔軟的身體在他懷裡的感覺。

    “我……相信你的話,陶然。”

    夜太靜了,被他抱著,陶然開始有了幾許困意,自然也理不清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嗯?”

    “晚上你說的,你心裡隻愛我一個。”

    “……”

    陶然輕聲笑了一下,伏在他肩上伏久了,嗓音都有點懶懶的,“我心裡本來就隻愛你一個,我說了你又不信。”

    “我現在信了。”

    “……嗯。”

    ------題外話------

    很多人說,戀愛時女生要矜持,不能太大膽,我不這樣想。隻要是對的那個人,想愛就大膽愛,想對對方好就毫無保留地對對方好,愛就愛它個天翻地覆,至死方休。

    當然,這隻是個人觀點哈。

    ……

    謝謝看文,明天見。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鳳落蠻荒葉清心 素手為謀動京華 葉辰肖雯玥 楊風葉夢妍 白錦瑟墨肆年 北境戰尊 團寵小福星三歲半[娛樂圈] 史上最強太子楚墨 沐清歌夏侯璟 戰神醫婿江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