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江湖之熱點大俠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敗露

第二百七十八章 敗露(1 / 1)

  • 【繁体版】 手机m版
  • 楚鹿人也沒想到,自己開口之後,居然連無痕公子的獨門內功、以及暗器手法,也被送來!

    並且這次來的人隻是個普通護衛,不是上官海棠,楚鹿人想要原樣退回也做不到——誰能證明你沒看?

    頓時楚鹿人明白,這是神侯故意以此“挑唆”,甚至……隻是給無痕公子一個出手試探的理由。

    從海棠拜入無痕門下就能看出,神侯與無痕公子的關係很近,不過無故指使無痕公子對楚鹿人出手,隻怕說不過去。

    不僅給人小肚雞腸的印象、有違自己的人設,並且還容易被懷疑動機。

    可現在楚鹿人拿了無痕公子的武功,將來被找上門,也隻能怪他自己貪心……

    甚至楚鹿人懷疑,一開始沒有將《幻劍》給他,正是為了埋伏這一手——如此一來,此事傳到江湖上,也不是護龍山莊主動要交出無痕公子的武功,而是楚鹿人借著聖旨威逼!

    拿著這《無痕連心經》,楚鹿人微微感覺有些燙手,接著……輕笑一聲道:“告訴神侯,我收到了!”

    楚鹿人也是發了狠,既然給我、那我就拿著,有什麼因果接著便是,就當是“打無痕、爆秘笈”,還是提前爆的。

    《天罡童子功》、《幻劍》、《絕情斬》、《無痕連心經》、《吸功》……楚鹿人逐一看過。

    最後楚鹿人放下手裡的《吸功》,暗自撇了撇嘴……

    果然是九假一真,真要照這上麵的練,雖然練不出什麼問題,可也練不成什麼!

    這也在楚鹿人的預料之中,相比之下,另外幾本楚鹿人在意的武功,都是能練成的——天罡童子功、絕情斬、幻劍,三者已經在楚鹿人意識中形成了“徽章”。

    而《無痕連心經》還是兩門武功,上冊是內功心法《無痕心經》,下冊是暗器手法《無痕連心指》,兩者各自形成徽章,前者是“氣”、後者是“術”。

    倒是其他次一等的秘笈,也存在大量的“假貨”,楚鹿人估計,這應該不是曹正淳或者神侯故意刁難,而是這些秘笈,本就是一部分“明爭暗奪”、一部分是大內高手自行推演……

    前者是真的,後者對於楚鹿人來說,是“假的”!

    而段天涯還有歸海一刀,都是老實人,沒有教假功法的意思,而神侯為了自己的人設,也不好教壞兩個義子。

    至於《無痕連心經》……自然用真的,才能引無痕公子出手對付楚鹿人。

    曹正淳更不用說,皇上讓他教,他自然就教,他也根本就不信,真正的男人能練成童子功、還一輩子不散功!

    隻是《葵花寶典》的事情,令楚鹿人有些疑惑——按說曹正淳不可能在這方麵騙自己,如果他真有《葵花寶典》,也知道上麵的修煉限製,皇上都開口,他沒道理拒絕,而且肯定還會借機對楚鹿人大加嘲諷才對。

    可見宋廷的確已經沒有《葵花寶典》的傳承,不過這樣一來就有一個問題……

    神侯和東方不敗的合作,究竟是基於什麼?

    按照任盈盈和向問天的推測,東方不敗是向神侯索要了什麼武功才對,楚鹿人原本以為是《葵花寶典》的全篇——畢竟日月神教的《葵花寶典》,在原作中,完整程度很可能還不如《辟邪劍法》。

    《辟邪劍法》是林遠圖當年,從嶽肅和蔡子峰口中套話,進而自己推演,拚湊出來的。

    不過嶽肅和蔡子峰的部分功法,本就是從林遠圖的師父、紅葉禪師那裡偷看的,故而本就不完全。

    考慮到林遠圖能明白“欲練此功,必先自宮”的道理,而嶽、蔡兩人之前卻不知道,很可能林遠圖本身,也看過一部分原本!

    而日月神教的《葵花寶典》,是進攻華山的時候,從華山手裡搶來的,也就是嶽、蔡聽了林遠圖的解說後,拚湊出的版本……

    所以彆看日月神教的《葵花寶典》用的是本來名字,實際上還未必有《辟邪劍法》完整!

    原作中方證也推測,《辟邪劍法》很可能比《葵花寶典》更完整。

    可是有一點是確定的——兩個版本都不完整!

    如果真的還有完整版,那應該就是在內宮中有收錄,楚鹿人原本也是如此推測,不過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晚上楚鹿人出宮之前,雲羅欲說還休的樣子,令楚鹿人一陣皺眉,最後不得不提醒道:“我是不會夜宿你的寢宮的!”

    “啊呸!誰要留宿你?我、我是想問,你真的要練死太監的武功嗎?”雲羅忍不住惱道。

    之前小奴向她打小報告,說是楚鹿人要練童子功,雲羅大驚——童子功是什麼?我能練嗎?

    行吧,小奴其實也不清楚,隻是知道練過之後,就不能成婚。

    雲羅大感不屑——關我屁事!

    不過之後稍微不安之下,還是姑且去找母後問了問——什麼叫童子?

    太後聞言,想起了在東瀛人那的事情,覺得女兒也到了該好好了解一些什麼的年輕,於是屏退左右,先問起了之前事情。

    其實之前私下裡也問過,雲羅和太後也提起過,楚鹿人用音功模擬些不要臉的聲音的事情,太後當時在覺得楚鹿人果然人品貴重的同時,也製止了雲羅、還叮囑她今後不要和其他人提起。

    這時又問起來,雲羅便講得更具體了些,甚至……一時還將楚鹿人的叮囑,也拋到腦後,和太後說笑的提起了“偷吃鹹魚”的典故!

    當時太後的神色之精彩,雲羅現在都還清楚地記得……

    恩,如果不是楚鹿人救過自己,太後對他印象極好,並且也明白這是“必要的偽裝”的話,現在就想滅了這個臭小子!

    同時太後也徹底決定,對雲羅的“教育”,比如提上日程,所以現在……

    “我隻是借鑒一下。”楚鹿人隨口說道。

    不過雲羅這時低下頭,紅著臉……憋了半天之後說道:“你練不成的,你偷吃過鹹魚!”

    “這和吃鹹魚有什麼……不對!你是不是和彆人說了?”楚鹿人忽然反應過來,雲羅這是知識量見漲、偷偷補了課。

    “怎麼?你還怕說的?”雲羅不適應害羞的情緒,而且覺得這樣也令氣氛愈加尷尬,這她不喜歡,於是紅著臉、強行趾高氣昂起來。

    楚鹿人鬱悶的一拍頭——不過仔細想想,這事兒的確也瞞不了一輩子,否則將來雲羅真的出嫁了,指責駙馬吃鹹魚豈不成了笑話?

    隻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暴露……

    “咳咳,那是權宜之計……”

    “總之你練不成童子功!”雲羅似乎更在意這個。

    “我說了隻是試試,沒想徹底改修童子功,而且從武學理論上來說,偷吃過鹹魚也能算半個童子,隻要沒有真正陰陽交彙過,就隻是童子身有缺,修煉起來額外困難,但並非完全無法修煉。”楚鹿人從專業角度,給雲羅講解了一下。

    雲羅沒再多說什麼,一推他道:“到宮門口了,趕緊出去,一會兒政事堂的人下值了!”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團寵千金她福運綿綿 六歲金丹大佬在鄉野 覺醒後我走上人生巔峰 一世雀鳴 認真工作就能成為神豪 與你共天荒 我是女神我無所不能 落花滿江湖 這個病嬌會茶藝 重生到她死亡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