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開局召喚一隻小骷髏 > 377 王級2星(求訂閱)

377 王級2星(求訂閱)(1 / 1)

  • 【繁体版】 手机m版
  • 11區,流川城城主府內。

    在那群體【亡靈威壓】的強壓之下,大腦在顫抖著的陸無,在強化的狀態下瘋狂的吸收消化著【火神斬】。

    他很努力,狀態也很不錯,但那積累始終不夠,始終還是差了一點東西。

    嗯,陸無知道,是他還不夠痛苦。

    挨的打還不夠毒!

    這一刻,陸無很想要對方給點勁,打得再狠一點。

    而對方似乎是讀懂了陸無的意思,很給麵子的再給了陸無一點勁。

    而隨著這恰到好處的勁一落下。

    陸無的腦門‘轟’的一下,仿佛是被炸開了一個口子一般。

    靈光乍現!

    陸無十分順利的把【火神斬】徹底吸收了,成為《陸家劍法》當中的一個劍式。

    而隨著【火神斬】的成功吸收,陸無的實力迎來了恐怖的提升。

    《陸家劍法》這一個技能等級,直接從【絕招】級彆蛻變成為【奧義】級彆。

    陸無【森羅萬象】領域的掌控度,直接飆升到了百分之三十。

    陸無的實力,也從王級1星晉升到了王級2星。

    實力突破讓陸無體表之外的劍意瞬間爆發。

    原本已經被擠到了陸無身體幾厘米的劍意,瞬間竄起。

    從原本的幾厘米,瞬間爆發出數米遠,甚至還在不斷的飆升著。

    這種如同火神降臨一般勢如破竹的劍意爆發,把47號使徒邊上的流川成給嚇壞了。

    “怎麼會這樣?”

    他剛剛明明是看到47大人用力了啊,陸無剛剛明明是要被捏死了啊?

    怎麼現在就爆發了?

    難不成真的讓他給說中了?現在真的是要讓陸無給翻盤了嗎?

    這可怎麼辦?要是真翻盤了,47大人倒了,他們父子能活嗎?

    而就在流川成驚慌失措的時候,他邊上的47號使徒卻異常的平靜,嘴角甚至露出一絲嘲弄。

    “我剛剛說要給他一點壓力,幫他突破你似乎以為我在開玩笑是吧?”

    流川成一愣,第一次抬起頭來看向自己身邊的47大人。

    “您是故意的?”

    “對,我就是故意幫他的。

    他不是要突破嗎?我就幫他突破,現在成功突破的他心中估計是充滿了喜悅。

    他肯定是覺得,已經突破了的他,絕對是能夠戰勝我的。

    最不濟也能從我手中逃走,保住一條小命。”

    47說到這裡,一雙眼睛看著那邊驚喜的陸無,嘴角的嘲弄更加明顯。

    “他絕對不會想到,他的突破是我刻意造就。”

    “您這是為什麼?”

    流川成徹底懵逼了,跟不上變態的思維。

    “為什麼?我要的,就是給他希望。

    然後在毀掉他的希望。

    我要讓他知道,他的突破對現在這個情況沒有任何的幫助,我要他死他還是得死!

    在希望被破滅的那一瞬間,他展露出來的表情是我最期待的美景!”

    在47號使徒把自己那變態的想法和目的說出來的同時。

    他身邊的邪化骸骨君王已經舉起他手中的權杖了。

    隨著骸骨君王權杖的舉起,它掌握的奧義技能【王之意誌】終於被用出來。

    ‘王之所指,軍之所向!’

    奧義級彆的技能堪稱恐怖!

    王之意誌爆發,它麾下那一隻亡靈軍團的氣勢攀登到了巔峰。

    十來隻骸骨戰士臨時突破王級,剩下的也都飆升到了領主3星級彆。

    最為恐怖,最為強大的變化是那一個【亡靈威壓】。

    這一個技能,原本在陸無突破之後,已經被頂上去,這一刻卻再次悍然落下。

    那威勢比之前更加恐怖。

    陸無剛剛成型的【火神劍意】再次寸寸崩碎,強大起來的陸無再次被47使徒按壓了下去。

    這驚人的變化看呆了流川成。

    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驚駭和崇敬的表情。

    原來這才是47大人的真正實力。

    他的這表情很不錯,47使徒很喜歡,不過他更喜歡或者說是更期待的是陸無現在的表情。

    他緊盯著陸無,想要看看。

    剛剛從希望之巔跌落絕望之穀的陸無現在是什麼表情。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這時候的陸無並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

    或者應該說是,沒有47使徒期待的那一種驚慌、絕望、難以置信之類的表情。

    有的隻是平靜。

    “還撐著嗎?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撐多久!”

    陸無越是這樣,47使徒越想要蹂躪陸無。

    讓陸無展出出應該有的表情。

    “會有的,這一擊落下,他就該哭出來了!”

    47使徒對自己這一擊,有著絕對的自信。

    畢竟這幾乎是他最強的攻擊了,這一擊就算是王級巔峰的存在也不敢輕易正麵對抗,陸無是絕對抵抗不了。

    確實,這一擊之強,陸無十分清楚,他空手的話絕對是不可能擋下來的。

    所以,目視上空,陸無一雙眼睛微微一眯手一揮。

    那一把天叢雲劍被他取了出來。

    47號使徒見狀嘴角一揚。

    “終於是請出召喚獸準備拚命了是吧?可惜,晚了,就算是你多一把王級1星的召喚獸也不可能……”

    47使徒的話還沒有說完,陸無的體內響起一陣小骷髏特彆熟悉的,在某些它看不懂的以【皇家賭場】開頭電影當中怪人類發出的呻吟類似的憨憨聲音響起。

    陸無身上的氣勢狂飆。

    直接從原本的王級2星飆到了王級3星。

    “什麼?”

    47號使徒臉色一變,變得極為難看。

    顯然是意識到局麵有些超脫他的控製了,但也已經晚了。

    陸無在這一刻,抬手一劍斬出。

    邪化版的火神斬在這一刻徹底爆發。

    奧義級彆的劍招,加上陸無現在王級3星的實力,還有手中那一把天叢雲劍的加持。

    陸無這一劍斬出。

    一尊纏繞著黑色氣息的仿若魔神一般的虛影憑空出現在陸無的身後,難以想象的威嚴和意誌鋪開,整個領域仿佛都燃燒起來了一般。

    一種來自於心靈的恐慌蔓延開來,讓流川父子甚至是47號使徒呼吸困難。

    緊接著,這虛影手中握的那一把黑色火焰鑄就的長劍,隨著陸無一劍斬出一同將手中的長劍斬出去。

    恐怖的火光混雜著劍光斬了出來。

    強橫之極的爆發瞬間蔓延開來,陸無頭頂上那以恐怖之勢壓下來的【亡靈威壓】居然被生生斬碎了。

    黑色的長劍雖然因為斬碎了亡靈威壓而黯淡了幾分,但卻還依舊堅定的向著47號使徒斬殺了過去。

    這一幕,嚇傻了流川成讓他下意識看向自己身邊的47號使徒。

    仿佛這一位魔神一般的存在就是他的主心骨一般。

    然而流川成轉頭的同時卻愣住了。

    因為他看到,自己身邊的47號使徒這一位在他眼中如同魔神一般,是把陸無當小醜肆意擺弄的存在這一刻臉上似乎有一絲驚慌。

    他現在確實是有點慌了。

    完全沒有想到陸無能打出這般恐怖的爆發。

    此時的他完全沒有時間顧忌流川成,歇斯底裡的大喊:“骸骨君王!”

    在他的呼喊下,他揮下那一隻邪化版的骸骨君王第一時間站了出來。

    它雖然不是最擅長個人戰鬥,但不代表它不會。

    打架它還是會的,站出來的瞬間,天賦逆轉。

    原本賦予亡靈軍團的力量加持在它身上,讓骸骨君王的實力狂飆,手中骨杖撐出,一個黑色的骨盾憑空出現在它麵前。

    這一個看著有些脆弱,甚至是有些破敗的骨盾,讓人很沒有安全感的骨盾居然以破碎為代價擋下了陸無那一擊火神斬。

    看著那恐怖的一擊被擋下。

    再看看下方斬出那一劍之後,渾身上下的力量去掉了七層半,氣喘如牛的陸無。

    47號使徒臉上的慌亂終於消失了,不僅消失了,甚至還展露出一絲充滿戲謔和得意的譏笑。

    “我猜到你有底牌,沒有想到底牌這麼深,居然藏著兩隻召喚獸。

    這一瞬間的爆發,打出的攻擊怕是王級巔峰的存在都有些難以企及。

    這般強大的爆發,難怪你有這樣的自信來挑戰我。

    可惜的是,你還是輸了。

    所以,接下來你需要為你的愚蠢買單了!

    來吧,感受痛苦吧!”

    47號使徒說著,正要讓麾下的召喚獸好好招待招待陸無。

    這時,下方的陸無喘著氣道:“誰……誰跟你說,我召喚獸隻有兩隻的……”

    “什麼?”

    47號使徒一愣,滿臉不解。

    這時,‘噗嗤’一聲。

    一把帶著電光的長槍從他後下麵探了出來,在47號使徒完全沒有想到的情況下,以千年殺打擊的入口刺進他的身體。

    難以想象的痛苦和屈辱瞬間將這可憐的47號使徒淹沒。

    而他則在痛苦和屈辱中回頭往下看,他想要看看,到底是誰給他的致命打擊。

    還能是誰?

    當然是偷偷繞了半天後的小骷髏了。

    小骷髏看到上麵的那一個壞人低頭看自己,它下意識的抽了一下槍,然後又桶了一下。

    “怎麼會?”

    47號使徒懵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麾下的亡靈軍團會反水來著。

    “它是我家的,怎麼樣,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陸無這時候的聲音特彆拉仇恨。

    但此時的47號使徒已經沒有時間管陸無仇恨不仇恨的了。

    他隻能在驚駭當中努力,猛的往上竄硬生生把這杆槍拔出來,同時指揮骸骨君王殺向小骷髏。

    “殺,給我殺,把這該死的骷髏,還有那邊的房屋中介都給我殺了,我要他們死!”

    下身滿是鮮血的47號使徒此時格外猙獰,對著自己的骸骨君王發出歇斯底裡的咆哮。

    他的小弟這邊的反應也跟快。

    骸骨君王第一時間轟向小骷髏,於此同時亡靈軍團鎮壓向陸無。

    看著自己麾下的亡靈軍團發動進攻,47號使徒滿臉是猙獰的快意。

    雖然是挨了一槍,還傷在難以啟齒的地方,但勝利終究是屬於他的,房屋中介什麼的注定是要死的。

    他要看著這該死的房屋中介,和那一隻更加該死的小骷髏死。

    而這一刻的陸無和小骷髏確實是都遇到了危機。

    特彆是小骷髏這邊。

    這個時候的骸骨君王實力已經達到了王級3星,比小骷髏的領主3星強了一個大階。

    隨手一擊轟下去,小骷髏直接就被一股龐大至極的邪氣砸進地下生死不知。

    那暢快淋漓的打擊感看著還捂著受傷位置的47號使徒特彆暢快。

    但比起小骷髏,他更恨陸無。

    在一擊鎮壓小骷髏之後,47號使徒立刻就讓邪化骸骨君王殺向陸無。

    “彆留手,給我虐殺他。

    我要他死,死!”

    在47好使徒歇斯底裡的咆哮中,邪化骸骨君王撲殺了過去,頃刻間降臨在陸無麵前,手中骨杖暴力砸下。

    將陸無連人帶劍砸進地底。

    這一幕讓47號使徒興奮的滿臉潮紅。

    “這就是代價!我是無敵的,勝利終將屬於我,你必死無……啊!”

    在他得意猖狂高興的同時。

    一粗十七細的十八道恐怖的咆哮砸了過來。

    十八道咆哮凝成一股,瞬間貫穿了沒有邪化骸骨君王保護的47號使徒,直接將它的身體轟個稀碎,渾身上下隻剩下一個腦袋還算是完好。

    瞪大著一雙眼睛,滿臉不解的瞪著那邊由茵蒂克絲帶著的十八隻骨龍。

    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什麼,但卻怎麼也張不開口,生命的氣息在這一個瞬間被徹底消失,這一尊【零】組織排名47,實際戰鬥力可能要進入前三十的存在就這般被拿下了。

    他是倒死都沒有想明白,他是這麼會死在自己小弟的小弟手下的。

    而47號使徒作為骸骨君王的主人。

    它一死,骸骨君王直接被反噬了。

    這種邪化召喚獸腦瓜子本來就不好,這一下子,正在和陸無戰鬥的骸骨君王直接宕機了。

    陸無抓住這一個機會,下手老狠了,直接把手中的天叢雲劍從它的眼眶捅進去,直接攪碎他的靈魂之火,直接斬殺了這一隻邪化骸骨君王。

    整個過程說時遲那時快,電光火石間就完成了。

    流川鐵木毫無準備的,就看到原本處於絕對上風的47號使徒說死就死了。

    再一看自己兒子在骨龍的咆哮當中被波及殺死,流川鐵木當場就崩潰了。

    而陸無這邊。

    他壓根沒有空管什麼流川鐵木,一劍斬殺了骸骨君王之後,第一時間撲向小骷髏去了。

    他剛剛可看到了,自己家的小骷髏被打到了,也不知道傷得怎麼樣了,這可把陸無緊張壞了。

    “小骷髏你怎麼樣了小骷髏?沒受傷吧?讓我看看讓我看看!”

    在陸無特彆焦急的撲過來的時候,小骷髏正抱著自己懷裡的骨杖發呆,一看陸無過來了,還一個勁往自己身上湊。

    小骷髏當時就不高興。

    (彆過來,陸無臟兮兮的,小骷髏不讓臟兮兮的陸無抱!)

    陸無一看這小骷髏這狀態。

    緊張啥的當時就收了起來了,皮帶倒是抽了出來。

    誰也彆勸,他陸無今天就要抽死這小王八蛋。

    …………

    最近這段時間,更新確實是不給力。

    但因為是生活中有事,我也沒辦法。

    唉,不知道該說點啥道歉的話。

    總之,垃圾怒笑,長長短短吧。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六歲金丹大佬在鄉野 王牌盜火者 與你共天荒 落花滿江湖 錦繡甜妻:衝喜世子妃 相遇在芬芳時代 醫哲仁馨 我是女神我無所不能 軟飯垂釣係統 重生到她死亡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