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 西江 > 四十一章

四十一章(1 / 1)

  • 【繁体版】 手机m版
  • 西江最新章節

    小黑聽聞女巫二字,臉色變得陰沉,叫我們把頭都靠了過來這才慢慢說道:”人們都說,有女巫的地方就有死亡,凡是看見過她的人基本都活不了多久,而且死的都很難看。傳說女巫存在於村莊的每一個角落還可以變化成任何一個人她其實就和我們生活在一起,說不定她現在還能聽到我們說話......“小黑說完情不自禁往窗口看了兩眼。

    熊子聽了有些害怕往後靠了靠:”彆說了,還會有這樣的事情,你該不會是提前講了故事吧“

    ”你要是不信就回家問問你爸媽他們一定知道一點兒,這是村裡人都該知道的秘密,為什麼每年都會有許多人莫名的死去,都會有人失蹤,那巫山如此危險可怕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人不要命的上山,這一切都是與她分不開的!

    ”女巫我們不管,黃鼠狼和死去的同學我們也先放一放,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先解開心裡的這些迷惑,得先從獵人們下手,一定能從他們嘴裡套出有關舅舅的線索,咱們一步一步來“我理了理思緒覺得從舅舅的死先入為主。

    ”你咋不直接問問你舅媽啊,她一定知道點兒什麼“王球白了我一眼對我陰陽怪氣到:“與熊子舅舅相關的一定少不了他舅媽呀,我再傻也明白先從容易的開始啊,套獵戶的話談何容易?舅舅又是死人一個,不先找你舅媽你是不是傻?”

    我真想給王球一拳讓他閉上他那張臭嘴,但轉念一想這家夥好像話粗理不粗,他說的有道理舅媽一定知道一些我們大家不知道的事情。說不定從中我能找出一些線索。

    ”算了,這些事情咱們慢慢來,急也沒什麼用,對了張寂,你明天可要過生日了,“熊子不願再談論這些詭異的事情,突然提到了我的生日。

    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明天就要過生日了,想不到這件事情我來了學校就忘得一乾二淨。很感動熊子還記得這件事,但想起母親最近的身體情況以及關於生日的約定,現在看來也是必定不能實現的願望了,心中不免有些難受。

    熊子知道我此刻在焦慮什麼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明天請假吧,筆記我幫你寫,回去看看你媽吧,和一家人一起吃個飯,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熊子說完看了一眼王球,給我慶祝生日的事情幾乎每年都是王球操辦的,他鬼點子多,不關學習的事情一向比大家想的周到。

    ”過生日啊老大!那可得大辦啊!“王球換上一臉的興奮,仿佛這才是今晚談論的重點。他提議要與三人要好好想個方案,紀念紀念這個特殊的日子。

    ”還大辦......要不大辦個三天,或者再辦到頭七,你們買些花來,叫上全村的人來吃飯都來祭奠祭奠我?“我根本就沒心思想這些事情,聽著還要大半,好氣又好笑。

    ”呸!真晦氣,你不管,這件事情就包在我和黑娃的身上!你就等著回來享受驚喜吧“王球胸有成竹,擔保者要給我一個滿意的生日,低調奢華並且與眾不同。

    不想過多談論自己毫無意義的生日,我提前結束了大家的談話,時間不早該睡覺了。故事就再往後拖吧。

    一大早我就到李老師辦公室請假,一切都很順利,李老師很信任並且體諒自己,沒多費口舌就拿到了假條。

    “你叫張寂是吧”接水的女老師突然喊住了我。我愣在原地,看著眼前這位自己從未見過的女老師。

    “對的,老師我是張寂”我看了她好一會兒確定她是在和我說話後禮貌的點了點頭。

    “知道了,你去忙吧”女老師沒再和我多說什麼,看樣子隻是想確認我的名字而已。

    聽著上課鈴聲響起我快速走出校園,腳步有些承重,心中思緒萬千。不知道母親現在怎麼樣了。

    走在熟悉的路上,行人不多。我難得放慢了腳步。自己今天過生日,應該輕鬆一點兒。

    老奶奶又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帶著微笑走了過去。

    “張寂啊,開學了還好吧”老奶奶眉開眼笑,蒼老的臉上多出一份慈祥。

    “還好的,奶奶你身體還好吧”

    “好啊.....”老奶奶笑著點了點頭:“又要去看媽媽嗎?”

    “對,我已經很長時間沒去了,今天有時間就去看看”我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隻是想告訴奶奶此時我出現在這兒的原因。

    “哦......那你快去,奶奶就不耽擱你了”老奶奶說完又點了點頭,笑容從沒離開過。

    我與奶奶告彆,緊繃的臉放鬆了許多,走向了衛生所。

    上次來衛生所的時候母親已經換了病房,說是要給母親更好的照顧,我知道這隻是因為母親的病情加重了,先前的醫療措施已經起不了任何作用。母親已經陷入了昏迷。

    看著屋內的母親,躺在整潔的病床上,各種機器圍在身邊,我出來沒有見過這些東西根本不知道他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每每看見隻覺得心生畏懼心裡由衷的開始不安,這些串聯的儀器線路,交叉纏繞著母親虛弱的身體。仿佛正在對母親輸送著營養維持生命卻又隨時可能傳來噩耗宣告母親的死亡。

    “現在還不能進去,她需要安靜的休息”大夫不知走了過來,站在我身旁。

    “什麼時候能醒過來,那怕是睜開眼睛也好”我回頭看了一眼大夫,母親的病情不但沒有減輕今天看來反而已經變得十分嚴重。

    “我們會儘力的,你放心”

    我沒有回答,默默的點了點頭,這樣的答複對於我來說無疑是最為蒼白無力的。

    “我就不打擾了,如果有什麼消息請一定要通知我”我說完對大夫深鞠一躬。邁著承重的步伐離開了醫院。

    並沒有直接順路去雨露家找舅媽,我覺得有些累了,自己現在心情不好,不能走原路放回,會讓老奶奶擔心,繞了一圈山路,這才回了家。

    “張寂回來了啊”爺爺剛好從裡屋走了出來,正好碰見了我,顯得有些意外和高興。

    我和爺爺打了招呼,往裡屋看去,父親哥哥難得都在屋裡,這才走了進去,

    “去衛生所了吧“父親忙著做飯,低頭問了一句,

    ”去過了,今天過生日想回來看看“我站在父親身旁身體不自覺的挺的很直,儘量掩蓋身體的疲憊和精神的萎靡。

    ”今天你過生日,輕鬆一點兒,坐著吧,我幫忙就行“哥哥放下手裡的活,讓我坐下,自己走到父親身邊幫著打下手。

    爺爺坐在門口抽起了煙,與過路的人們打著招呼。我則是在發呆,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小時候幾乎每天都是這樣子的,自己做完作業找不到事情做,就坐著一個人發呆,父親哥哥做飯,爺爺抽煙,母親縫補衣服,小時候覺得這樣的日子無聊無趣,想早點兒結束。現在卻再也回不去了。

    爺爺認識村裡的所有人,不管老的小的,都能說得上話。做了一輩子的木匠,村裡每家每戶幾乎都有爺爺用雙手打磨出的家具。自己小時候的玩具也都出自爺爺的雙手,好長時間那都是我捧在手裡的寶貝,時間過的太快,那些東西不知道放在了什麼地方,可能都自己長腿隨著自己的童年悄悄離開了。

    父親在哥哥的幫忙下很快做好了飯。我幫著擺上桌,叫來了王球的父母,自己的舅舅舅媽。大家已經很久沒在一起吃飯了。

    ”怎麼?你過生日王球難道不知道?他怎麼沒來“舅舅剛一上桌就開始問我王球怎麼沒出現。

    ”他......“我沒想好該怎麼回答,以前每一次自己過生日王球都會和自己做一起吃飯的,今天自己邊上位置空著,我還說怎麼覺得有些不習慣。

    ”算了吧,那小兔崽子就應該好好學習,要是學習成績和你一樣,他天天玩兒我都不管他“舅舅說話間,先喝了一口酒便示意大家不用管王球了。

    沉默的吃飯夾菜看著大人們喝酒談話,我沒說一句話。舅媽不間斷的問題顯得很無趣,全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婦人之見,對於飯桌上的談話我能回答就回答不能回答就微笑點頭或閉嘴吃菜,反正大家也知道我不愛說話。

    飯後也沒讓我收拾,自己總歸是過生日享有特權,

    ”該說的我飯桌上也說了,關鍵是看自己,你早就不是孩子了,要學會自律管好自己,對自己負責“父親走到我身旁說完,讓我沒想到的是,他手裡拿著的那包煙在說完這些話後,直接就遞給了我。

    我真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自己難道就被默許抽煙了?就因為這一次生日?還是父親早就知道我開始抽煙了,原來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今天也隻是有了個台階算是默許承認我可以抽煙了?”

    “拿著吧,這份責任你早晚都會扛起來的”父親見我半天沒動靜把煙賽到了我手裡,說完這句語重心長的話便離開了。

    我看著父親的背影,心裡有些酸澀,難道......我就長大了?

    “張寂,你進來一下”耳後傳來的哥哥的聲音,我走了過去。

    “你要嗎?”我把煙遞了出來,像小時那樣遞到張磊麵前。

    “不用了,我抽一支就行”哥哥抽出一支煙,放進嘴裡,煙卷紙燒焦的聲音混著些許煙霧在空氣中消失。我第一次感覺到,哥哥抽煙有著一種氣質,一種不同於自己王球熊子的那種狀態與味道。像是歲月經曆印撈在張磊身上的表現。

    我沒有跟著抽煙,靜靜的等著,等著哥哥待會兒即將發出的聲音。

    “你也二十了”張磊淡淡的說到

    “是啊,我長出了一口氣,”想不到過的這麼快,我現在都還記得小時候的種種趣事,我記得那時你撒尿在酒杯裡,你告訴我和王球,那是你偷來的啤酒,讓我倆趕緊趁熱喝了,王球高興壞了,搶過來就喝了一大口,我當時也是傻,居然還跟著一起喝了一口,要不是我察覺味道不對,還真把你的尿當成了啤酒。“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時提起這件事,說著臉上全是笑容。

    張磊想起了這件趣事跟著笑了好一會兒說到:”對啊......那時候我們相處的還那麼融洽“

    ”後來呢?為什麼後來我們沒有這樣下去“我說完不敢看張磊的臉,忍不住點上了一支煙

    張磊笑容逐漸凝固,眼神變得猶豫。

    “後來,後來可能是因為我們都長大了吧,我們有了各自的朋友圈,遇見了不同的人,我們的想法變了,時間太快了,快的我們沒有時間再去交流了”我能感覺出張磊已經儘自己最大的努力解釋了,他還是沒能說出導致我們兩兄弟日漸冰冷的真正原因,他所隱瞞的才是導致事情變化的關鍵,剛才說的都是冠冕堂皇的道理而已,隻是他想在我麵前表現的真實表現的在意。

    張磊用一種很不自然的表情看著我,有糾結有愧疚也有不甘,我並不知道他在心裡對我說了幾百次對不起,而那個埋藏在他心底的秘密我一輩子也無法從他的嘴裡聽見。

    我們都陷入了沉默,沒有說話反複的抽著手裡的煙。

    突然張磊開口了:”你知道嗎,大部分人在二三十歲的時候就死了,因為過了這個年紀,他們隻是自己的影子,此後的餘生則都是在模仿自己中度過,日複一日,更機械更裝腔作勢的重複他們有生之年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所愛所恨。我在努力的避開這一點,希望你也能做好自己,不要被自己看不起。不要像我一樣“這句來自書中的話讓我覺得很是莫名其妙。

    我並不知道他的意思更無法明白他其實是想告訴我有些錯誤就像是他自己當初的那個錯誤是需要用一生來償還的。我隻能理解張磊希望我不要在最好的年紀犯錯變得迷惑變得衝動變得懶惰,周而複始重複麻木的生活。

    ”你一定要幸福的度過你的一生“張磊語重心長的說完這句話,掐滅了手裡的煙頭。

    我還是很高興,很高興我的哥哥張磊能有心對著自己說這些道理,那怕隻有這一次。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張磊長出了一口氣看著我:”好了,我要去做事了,上麵的消息還沒下來,我走的時候會親自告訴你的“張磊算是說出了今天我最想聽的一句話,隨即轉身離開。我站在原地,回味著剛才的場景,那個陌生的哥哥好像正在一步一步的重新走進自己的生活,那怕他將要離開。

    我在屋裡獨自休息了一會兒,努力的回想小時候與哥哥共同擁有的記憶,時間就這樣悄悄溜走,爺爺要回去了,臨走時把我叫了出來。

    ”這是你奶奶生前的吊墜,我一直帶在身上,你拿著吧,想她的時候看看,就當是爺爺給你的生日禮物。“爺爺把手裡的東西小心翼翼的放到我手中。我從沒見過這個吊墜,奶奶給自己的記憶實在是太少,少到我都不知道奶奶長什麼樣子走路是什麼姿勢。

    ”爺爺我......“我能看的出這個東西對爺爺的重要性,想著拒絕。

    ”拿著吧,爺爺老了做不了玩具了,你也長大了,戴著它吧,會保佑你的“爺爺說完久違的摸了摸我的頭發,乾枯發黃的手掌顯得那麼的溫暖,讓人留念。

    看著爺爺遠去的背影我突然有了一種感覺,爺爺活著的意義和那些所謂的愛恨或許早已經隨著愛人一起入土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大厲鬼的正確修煉方式 陰妻豔魂江曉驪姬 青衣道人 第七種人格 借陰壽-李一兩 詭魅神遊 狼夫為患-胡小離狼三太子 西江 孫浩麥花-蛇妻 火燒鎮妖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