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遊戲競技 > 美漫之BOSS入侵 > 第八百八十八章 當皇上了

第八百八十八章 當皇上了(1 / 1)

  • 【繁体版】 手机m版
  • 齊山是被胭脂香味嗆醒的。

    味道太重,有點像劣質香水摻了假酒的感覺。

    齊山皺著眉頭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一絲不掛,躺著一個極大的軟榻上,左右都是女人,前後也是女人。

    隻不過這種情況並不是什麼美麗的玉體橫陳,又或者酒池肉林。

    反而令齊山想到了養豬場,因為旁邊的女人實在是有點太肥了。

    就算是其中最瘦的一個都得有小300斤,再看看自己,果然還是小鮮肉的模樣。

    齊山有些無語,這究竟是怎麼了?得受多少打擊才這麼糟踐自己?

    記憶碎片緩緩凝結,齊山慢慢的瀏覽著,逐漸了解到了前身發生的事兒。

    這個世界的齊山是投胎中的王者,人家直接投到王族皇後的肚子裡,一出生就是太子。

    本來應該是錦衣玉食的生活,掌控天下的命運,可惜命運這種東西是最喜歡捉弄人的。

    到了齊山父親的這一代,大齊帝國已經連續強盛了幾千年,各種陋習不斷的積累,終於在齊山父親這一代爆發了,而且一爆發就如同火山之勢,迅速形成了席卷。

    一個本來很強盛的王朝,竟然在短短十幾年之內就迅速衰敗下來,眼下已經如風中殘燭,隨時可能會敗亡。

    老皇帝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打擊,一口氣沒上來,直接去地府報到了。

    皇後娘娘傷心過度,如今精神有些受損,每天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發呆,齊山趕鴨子上架,登上了王位,不但要對付滿朝奸猾的文武大臣,還要對付虎視眈眈的弟弟和一些彆有用心的王叔。

    總之一句話,這是一個完美帝王小說的開端。

    可惜情況並沒有那麼簡單,這個世界的明麵上竟然有這修仙的力量。

    沒錯,國家並不是最強大的勢力,修仙的山門宗派才是。

    齊山所在的大齊國,幅員遼闊,比中原大地還要大上幾倍,朝代延綿數千年,一直繁榮昌盛少有戰爭。

    國力不可說不強盛,但即便如此,大齊帝國在修仙門派的勢力範圍內,也是屬於排不上號的存在。

    就像大齊帝國所屬的仙鶴門,前10個強盛的帝國,麵積最少的一個都要比大齊帝國的麵積大上100倍。

    了解到這個信息之後,齊山已經開始嘴角抽搐了,這個世界竟然如此巨大?

    這是在搞笑嗎?

    齊山緩緩起身,兩個胖女人猛的驚醒,剛要張嘴說話,身形突然一頓,緊接著雙眼翻白,再次失去了意識。

    他並沒有理會被自己的惡念直接乾掉的胖女人,反而在專心的梳理自己的力量,口中輕聲呢喃著。

    “念能力可以正常使用,物品交換似乎也沒什麼問題,這個世界竟然沒有壓製我的力量,難不成這個世界的力量天花板很高嗎?”

    走出碩大的房間,外麵竟然是一個裝飾華麗的宴會廳,宴會廳極其空曠,桌子上本來擺放著鮮果蔬菜的位置,已經空空蕩蕩,隻剩下了一些酒水。

    正中間的位置上有一個黃金打造的王座,齊山一邊行走,一邊將記憶中的龍袍凝練了出來。

    坐在王座之上,記憶碎片湧動的更加迅速了。

    帝國上上下下,安於享樂,重文輕武,大家整天忙著之乎者也,絲毫不在意帝國,正在一步步的走向衰亡。

    仙鶴門麾下的大大小小的國家,幾乎沒有接壤的。

    所有的中間區域,都是不適宜人類居住的險惡之地,然而在這些荒涼之所,卻有著數量驚人的蠻族,在頑強生存著。

    蠻族從體表特征上來看,就跟人類有著區彆,雖然都是類人形生物,滿足生長周期短,體型明顯要大上一圈。

    人類從出生到成年,怎麼樣也需要十五六年才成,而蠻族則需要短短五六年,就可以從一個嬰兒變成強壯的戰士。

    不過今天如此,他們也擁有自己的語言,有著自己文明的發展方向,雖然在人類看來,這些蠻族都是未開化的種族,但是打起仗來仍然讓人類很頭疼。

    蠻族的生育速度太快,所以人口動不動就會爆炸,人一多糧食就不夠吃。

    早在幾千年前,蠻族還在以部落形式存在的時候,他們還會互相攻伐,消耗人口的同時也搶奪更多的糧食。

    可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蠻族也學會了聯盟,他們將所有的部落都歸攏在一個鬆散的聯盟之下,大家一致對外。

    每一次蠻族進攻的時候,那鋪天蓋地的場景,都令人類帝國很頭疼。

    在這種情況下,大齊帝國還重文輕武,簡直就是自取死路。

    外族崛起,內部暗流湧動。

    因為國土麵積太大,交通信息交流不便,導致中央權力無法下達鄉村,因此弄得民不聊生,稅收越加越重。

    偶爾再來點天災**,各地的藩王豪傑難免就會動異心。

    齊山一直在仔細的整理著腦海中關於修真者的記憶。

    可惜信息少的可憐,即便以他帝王的身份,也隻知道仙鶴門的名稱和大體的位置方向。

    每隔10年,所有的國家都要給仙鶴門上供,以此來換取仙鶴門的庇護。

    這種規律已經持續了上千年,所以彆說齊山就連齊山的父親都沒有見過仙鶴門究竟有什麼能耐,可以庇護一個帝國。

    但是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齊山的父親也沒有敢輕易的破壞。

    所以到了齊山這裡,應該也會照舊的,隻是上供的時間還早。

    修真者的厲害往往隻在口口相傳,幾乎沒有人親眼見過。

    但是這種概念已經根深蒂固,好在所謂的修真者也不與凡人同居。

    所以互相不騷擾,也算是難得的好處。

    齊山淡淡的思索著。

    從幾千年來大齊王朝一直維持著封建製度上來看,這應該是仙鶴門故意為之的,否則就算再怎麼賣,文明發展的進程,也不應該停下腳步。

    幾千年的時間,足以將普通的封建王朝進化成君主立憲製,而科學方麵發展,應該也有一定進程才對。

    畢竟客觀規律始終擺在那裡,時間長了總會被人發現,而各種發明創造,也應該隨著時間的流逝噴湧而出。

    可是齊山找遍了記憶,卻沒有發現這種狀況,這就說明應該是仙鶴門故意為之的,他們需要人類處在這種環境之下。

    隻不過暫時還不知道目的是什麼。

    “看樣子,得先接觸一下這個世界的修行體係!”

    齊山覺得,既然好不容易來了一趟修仙世界,當然不能放過被傳的神乎其神的修仙功法。

    之前一直在電影世界亂逛,後來接到了降臨任務,才跑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世界。

    之前不是詭異,就是所謂的超能力者,力量根本就不具有通用性,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可以學習的力量,當然得學啦。

    略微感應了一下身體,之前剛剛睜開眼睛時候身體傳來的虛弱感,此時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裡麵的能量緩緩消耗,以極快的速度在彌補這具身體的虧空。

    做一個末日皇帝,除了吃喝玩樂之外,似乎也沒有什麼打發時間的辦法,難怪身體會被糟蹋成這樣,如果不是自己出現,恐怕過不了多久,這具身體也就該交代了。

    這個身份總體來說,齊山還是有些滿意的,最令他不忍直視的,當然是全身令人無法的審美觀!

    想到一群白條豬躺在床上,跟自己一起睡的場景,齊山就有些不寒而栗。

    坐了一會兒,整理好思路之後,齊山淡淡開口。

    “來人啊!”

    宴會廳的大門被推開,一個穿著淡粉色宮裝的侍女緩步走了進來,窈窕的身影輕輕跪倒在地,恭敬的行了一個禮。

    “給我洗漱更衣,我要出去一趟!”

    “是!”

    侍女站起身來,回頭微微頷首,外麵立刻小步跑進來,四名穿著深色工裝的侍女。

    她們手中都端著一個托盤,裡麵盛著各種各樣的用具。

    這些少女手腳麻利,很快就伺候著齊山穿戴整齊,洗漱完畢,送上香囊之後,侍女們退後兩步恭敬的走出了宴會廳。

    齊山邁步走了出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處不小的花園,典型的蘇州園林建築,遠處有假山有小溪,還有標誌性的紅色小亭子。

    一個老太監匆匆趕來,看到齊山連忙行禮。

    “陛下萬福,老盧沒想到陛下今天會起來的這麼早,剛才還在打盹,沒來得及趕來伺候陛下,真是罪該萬死!”

    “行啦,我還能怪你不成?”

    齊山不在意的擺擺手,令老太監直接起來。

    這個老太太也是齊山父親自小陪伴到大的隨身伴當姓李,具體叫什麼名字已經不知道了。

    前身從小頑劣,專愛吃喝玩樂,對其他的太監都看不上眼,唯獨對這個跟自己小時候玩過的李大伴另眼相看。

    所以彆看這太監又老又醜,實際上在宮裡麵還是很有威勢的。

    老太監起身,齊山問道:“我記得先皇曾經養過幾個有道行的道人,現在哪裡去了?”

    老太監微微一愣,似乎沒有想到平時隻關心喝酒,美女從不理會朝政的皇上,怎麼突然間問起了道士?

    但他畢竟是專業的,隻是微微沉吟了一下,就迅速回答道:“陛下,先皇還是早年間招了兩個道人入宮,分彆叫做紅玉道人和白玉道人,是一對兄弟,歲數已經不小了。

    早年間有奇遇,獲得了殘缺的修真功法,因此耗費一個甲子的光陰,總算是練出了些許苗頭,奈何歲數太大,身子已經不行了。

    二位道長所掌握的煉器之法,最多隻能延年益壽,卻無法跟仙門人士相提並論。

    先皇弄明白這一點之後無比失望,所以就從內褲隨意撥了些銀子,在皇城根兒附近建了一座水玉道館,算是給二位道長給打發了!

    如無意外的話,應該還在那裡才對,陛下要是想見的話,我這就找人去通傳!”

    齊山點點頭:“去吧,去把這兩個道長叫來,我有事要問問!”

    老太監愣了一下,連忙行了個禮,轉身離開了。

    齊山知道是因為自己的稱呼,身為皇帝當然得朕來朕去才顯得威嚴,但齊山並不管那些,說話怎麼習慣怎麼來,難道他還能有異議不成?

    離開這個圓子,齊山直接來到後花園,叫人去準備酒席,然後取過之前找到的相關資料翻閱了起來。

    一會兒的功夫,老太監就帶著兩名須發皆白的道士匆匆趕來。

    這兩個道士果然是兄弟,長得幾乎一模一樣。

    隻是身上道袍的顏色並不相同,一個有些偏朱紅色,一個有些偏月白色,跟他們的道號倒是很符合。

    兩個老道士都留著很長的山羊胡,滿麵紅光,皮膚飽滿紅潤,一左一右拿著精致的銀柄浮沉,看起來仙風道骨,賣相極佳。

    “見過陛下,貧道紅玉,白玉!”

    兩個老道士滿臉笑容的鞠躬。

    齊山多少有些無語,果然是隻知道修行的道士,一點交際的情商都沒有。

    這個巴結的笑容,差點把你們心裡話都寫在臉上了。

    齊山心中微微歎氣,就算是在修仙的世界,王權也有著它獨特的魅力。

    “不必多禮!”

    齊山擺了擺手,李大伴連忙招呼小太監把酒席送上來。

    身份差距太大,幾人當然不可能坐在一起,齊山這邊有一大桌子,兩個老道士那邊分彆有兩個小桌子,相互之間隔的不算遠,但也絕對不近。

    “我今天突然對道法很感興趣,所以就找李大伴問了問,他推薦了二位道長,所以我就招來問一問,不知道道長可否將你的功法傳授於我呀?”齊山說話很直接。

    兩個老道士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了起來。

    他們之所以投奔皇室,就是為了求取富貴,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彆看外表光鮮亮麗,實際上是驢糞蛋兒表麵光,裡麵究竟有什麼東西,就隻有自己知道。

    他們兩個所繼承的辦法,隻不過是早年間無意中撿到的一本古書,年少無知胡亂瞎練,因為巧合之下才弄出了一股先天真氣。

    這東西雖然能夠延年益壽,強身健體,但與修真者相比仍然有天險之彆。

    可是即便如此,老道士也不想交出去,畢竟這是他們兩個人的立身之本呐!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楚歌之誌 我靠賺差價暴富了 全球進入地窟時代 末世之開局運氣爆棚 我有科學避難所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誰的空間 深夜聆陰 影視世界中的旅行者 全球喪屍:唯獨我有避難所